西甲

农民医生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强者的气势

2019-09-20 13:0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农民医生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强者的气势

“大哥!”小姑娘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什么事,龚伊柳?”扬益笑着说问道。

“你回来后能不能……能不能给龚伊柳讲讲典礼上的事儿?”龚伊柳充满期盼的眼睛,任谁看了都不忍拒绝。

扬益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摸了摸龚伊柳柔顺的长发:“放心吧,龚伊柳,大哥一定照办。”

得到承诺的小姑娘欢呼一声,扑过来在扬益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然后像只小鸟般飞走了。

扬益望着龚伊柳消失在回廊拐角处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恐怕,也只有这个时候,这个小妹妹才像个真正的女孩儿。

扬益摇摇头,从一种淡淡的忧思之中挣脱出来,转身回到自己屋里,招来龚丽思和另外一名侍女苏菲为他更衣。

不得不说,按照扬益的身材定制的这套礼服确实堪称一流。

最里面是套银色丝质高领内衣,柔软的衣料将扬益身上的肌肉线条完美地勾勒出来。

穿好内衣之后,再罩上一件同色的小坎肩,一排纯金打造的纽扣将坎肩紧紧的束在了扬益的身上,接下来给他穿上一条黑色卡呢料的马裤,裤脚被紧紧的扎进了及膝长皮靴中,擦得锃亮的皮靴光可鉴人。

-长-风-文-学,◆f■↖et

外面再穿上一件中款蓝色光缎礼袍,左胸处用银色的丝线绣着龚氏家族的族徽,绒线球状纽扣整齐的分列在胸口两边

,腰间一条小鹿皮宽腰带,上面镶着一溜指甲盖大小的蓝色魔晶。

两只白色丝绸手套戴在手上,手套的末端隐藏在袖口中。

最后,再将一根银色的金丝领巾系在颈间,一把在剑鞘上镶满了魔晶的礼仪用佩剑系在腰带上,这才算穿戴妥当。

要是去参加韩爷爷的葬礼,不知道要穿什么样的华服?扬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嘀咕道。

扬益的一头黑色长发被整齐地梳在脑后,额前戴了一根金丝绒的发带,黑色的发丝垂过金色的发带,显然高贵而神秘。

老实说,扬益的外貌是相当俊秀的,倘若不知底细的人见到他,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被他脸上那种懒洋洋的浅笑所征服。

然而现在,除了英俊的外貌,还有一副趋近完美地好身材,与这套由他精心制作的华服相得益彰。

送走了裁缝,扬益来到主院的大厅之中,龚天赐老族长早已静候在那里了。

老族长的表情原本相当严肃,皱着的眉头让人以为他是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而不悦。然而,当扬益刚一出现在他眼前,眉宇间的阴云顿时散去,却而代之的是满意的微笑。

这种微笑在老族长的脸上停留得并不长久,很快又回归了到之前那种有些刻板的严肃。

尽管老族长对这套衣服的效果相当满意,但他还是不免絮絮叨叨叮嘱扬益了半天,让他务必特别注意一些宴会上细节的事情,告诫他不要因为自己不得体的言行让龚氏家族成为笑柄。

扬益洗耳恭听,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日子。无论是对韩玉坤大师,还是对自己的老族长龚天赐。因此必须慎之又慎,决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让老族长难堪。

交代完毕之后,龚天赐老族长又非常详细询问了一遍,唯恐扬益错漏掉任何一个他所交代的细节。

当二人赶到韩玉坤大师的府邸时,大门外的街道上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虽然还有两个小时正式典礼才会开始,但出于对这位大师的尊敬,客人无不早早赶来。

老族长的座驾是一辆金色的双架马车,车身由纯金和白银打造,所套的马是纯血的汗血宝马。

金色马车是皇族的象征,普通人是不能虽已拥有的。整个大陆也只有七辆金色马车。守护曾经王国的三大高手各有一乘,其余四辆就赐予了四大军团的军团长。

见到这架金色马车,再看车夫号服上面所绣的纹章,人们立即认出了马车的主人,于是纷纷避让,唯恐冲撞了车里的老族长。

龚天赐老族长撩起窗帘,探出头微微朝让路的大家族们颔首致意,表示他的谢意。

马车很快来到韩玉坤大师府邸的大门口停下,老族长信赖的管家从前车座上跳下来,拿着请柬递给了门房,后者早就从这架马车上认出了来人,正是主人得意门生龚天赐老族长。但出于谨慎,他还是相当认真地打开请柬看了一遍,然后才打开大门,将马车从特别通道放了进去并不是每位来宾都有资格将马车停在韩玉坤府中的。

韩玉坤的府邸与其说是座宅院,倒不如说是座小型公园,一座修建在龚城的公园。

即便是显赫如龚氏家族,也不可能像韩玉坤大师这样拥有一座微型的公园,由此可见他在曾经王国的超然地位。

主屋前的草坪上,已经有不少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低语寒暄。草坪的一侧摆着一排做工考究的红木桌子,上面摆放着花样繁多的小点心和水果,供来宾自行取用。

身着统一制服的侍女手中托着盛放着酒杯的托盘在人群中如穿花蝴蝶般游走,不时有人从托盘上拿起杯倒满血红色麝香葡萄酒的水晶酒杯,互相招呼着。

“老族长,请随我来。我家主人已经特别吩咐过了,您来了之后就直接去面见于他。”马车刚刚停好,一名衣着考究的中年人就恭敬地上前,向龚天赐欠身说道。

龚天赐老族长认识此人,他是韩玉坤大师的养子,名叫天仇,没有姓氏。此人尽得韩玉坤大师的真传,是一位不可轻视的高手。

龚天赐老族长闻言,微微朝扬益示意了一下,然后独自跟着管家向主屋走去。

扬益独自漫步在前院的草坪之上,感觉有些无趣。确实,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是绝对愉快不起来的。

扬益四下里扫了一眼,都没有看到他熟悉的身影,于是咕哝道:“这两个家伙真好运,看来是不回来了……”

那些端着美酒游走于人群之间的大家族的族长们,一个个都仿佛要借助滔滔不绝的雄辩来证明他们如何博学多闻。

扬益原本想插上两句,可惜,这些谈论正如谈论者华丽的外衣一样,缺乏内涵,于是他打消了念头。他冷漠地望着周围那些浮华的大家族男女,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于是决定寻找一个清净之所,度过这段难捱的时光。

终于,他循着儿时的记忆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静静的站在一棵繁茂的橡树下。

也不知站了多久,忽然他心头一跳,猛然转头看去,只见精神矍铄的老头子正和另外几个衣着华贵的人一起走过来。

这个老头子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封剑仪式的主角,韩玉坤大师。

年过七十的韩玉坤??韩玉坤容貌看上去并不显老,不过眼中流露出的沧桑和睿智却非常人能比,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概。

然而,让扬益觉得不安的,却是韩玉坤身后紧跟的一男一女。

怎么……会是他们?!

小孩消化不好怎么办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
治疗腹胀的中成药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抚顺治疗前列腺结石费用
连云港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威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五指山那个整形美容医院排名好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的具体位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