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大逆之门第二卷北燕长歌第一百五十五章瞎子来啊订阅啊

2019-11-19 23:3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第一百五十五章 瞎子【来啊订阅啊】

庄菲菲张开嘴,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安争已经施施然走了,就好像什么都没说过一样。看着安争缓步下楼的背影,庄菲菲忽然红了眼睛。

我曾经有个弟弟,我们相依为命。

后来......

庄菲菲的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就那样痴痴呆呆的站了很久很久。

安争回到天启宗的时候天还亮着,他手里拎着一个油纸包,里面是在半路买的刚出锅的猪头肉还有几个同样刚出锅的火烧。把猪头肉放进烫手的火烧里,等上那么一两分钟再吃,那种感觉没有吃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安争到家之后把火烧和猪头肉给了古千叶和曲流兮,两个小丫头拎着又去找小七道。

杜瘦瘦抿了抿嘴唇:“重色轻友!”

安争撇嘴:“昨天晚上你出去是不是买了烤串?”

杜瘦瘦脸一红:“那不是看你在修行就没打扰你么......再说了,你对羊宝这种东西也不喜欢啊。”

安争:“我可以不喜欢,但你不可以不给我买!”

杜瘦瘦表示我服气了,然后指了指远处站在树下发呆的顾朝同:“那家伙怎么看都像是读书读傻了的人,站在那半个时辰了,一动不动。”

安争走过去,在树下的石凳上坐下来:“怎么了?这里人太多不适应?”

顾朝同摇头:“没有,我虽然从十一岁开始独居,但打心里还是喜欢惹恼的。十一岁之后,每次过年也只能站在院子里看别人家灯火通明,看别的孩子放烟花,所以格外渴望将来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热热闹闹的。”

安争道:“都是些粗鲁的汉子,和我一样。所以你可能会稍有不适,住一阵子就好了,你了解他们之后也会喜欢他们。”

顾朝同点了点头,坐下来之后说道:“这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说不上来,这里地处方固城的闹市,可我却觉得这里是一处世外桃源。没有什么道理,也解释不上来,我就是这种感觉。”

安争笑了笑:“那是因为这里自己人之间没有纷争。”

顾朝同道:“嗯......对了,我刚才测过小七道的学问,基础的东西已经没有什么可教授的了。他这个年纪,已经找不到不认识的字,真的难能可贵。我故意找了些生僻的字,怕是绝大部分成年人,哪怕是读书人也不一定认得的,他都认得。”

安争道:“小七道生性单纯,我不希望你教给他阴暗的东西,但我希望你能让他认识阴暗。”

顾朝同愣了一下:“好难。”

安争道:“确实难,孩子还是一张白纸,你在上面画什么就是什么。小七道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我亲弟弟一样。若是你教的东西让他心思偏了,走上邪路,我就杀了你。”

顾朝同道苦笑:“突然之间,觉得这一日三餐来的好难。”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问先生一个问题。”

顾朝同知道安争这是要考量自己,坐直了身子道:“东主请问。”

他不知道安争的身份,所以只好以东主来称呼。

安争道:“帝王用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当如何看待?”

顾朝同道:“帝王家,说过的谎话只怕多的数不胜数,而这用人不疑四个字怕是最美的谎言之一了。帝王心术,哪里有什么用人不疑之说。君上若是对臣子说,我信你,用人不疑,那多半其实是不信此人。若真信,何必明说出来?用人不疑,只是相对来说更信任一些的人罢了。至于疑人不用......寻常帝王,多半做到自己不信任的人当然不用。而不寻常的帝王分成两种,一为明君二为昏君。昏君用人,无迹可寻,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不看事只看心情。明君用人,明明怀疑也用,是因为被用的这人有用,而帝王实权稳固,用过再杀。”

他问安争:“为什么东主问这个问题?”

安争笑了笑:“没什么......你看得阴暗,但说的透彻。小七道交给你,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顾朝同觉得安争的气质和他的年纪完全不成比对,很奇怪。

“东主,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先去准备一下给小七道的教授课程了。”

“先生稍等。”

安争问:“对当今大燕的局势,如何看?”

顾朝同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叹道:“大燕?我为燕人,所以不能多说什么。只一句......若非父母遗命,让我此生必须入仕光耀门楣,我宁做一小店账房数钱为乐。又或是,建一私塾做先生,育人为乐。”

安争笑道:“先生这两个为乐,似乎相距颇远。”

顾朝同道:“因为我对大燕失望,所以即便做官,多半也不会快乐。”

他走向自己的房间,背影萧条。

等到了夜里,安争换上一身夜行衣,一个人离开了天启宗。他按照钟九歌给他的线索,再综合聚尚院给他的线索,打算先摸清楚李昌禄那些私宅的情况

李昌禄在虽然在京城经营的时间并不久,真正得宠也是在三四年前,可这短短几年的时间,谁也无法估量他到底搜刮积累了多少财富。一方面是边疆浴血奋战的将士们领着微薄的军饷,一边是李昌禄这样的人大肆搜刮中饱私囊。顾朝同和安争聊天的时候有一句话想说而不敢说......太后党羽一日不除,大燕一日不得复兴。

安争的身影如鬼魅一样在夜色之中穿行,只有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安争才敢肆意施展自己的修为。

这几年来,逆天印给了他比别人多几百倍甚至上千倍的修行时间,虽然别人在外界修行一天的时间比他在逆天印里修行一天的时间收获要大的多,可是时间的积累下来,安争的修为进境还是超过了绝大部分同龄人。虽然随着安争的修为增进逆天印对他的帮助也会变得越来越小,但这种帮助是不可忽视的。

黑色夜晚,黑色的安争,悄无声息的穿过大街小巷,最终停留在一座木楼的屋顶。

木楼后面的那个院子,就是李昌禄在京城的产业之一。那院子里没有一点灯火,似乎没有人居住。但安争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若李昌禄真的在这些宅子里藏着大量的钱财宝物,不可能没有修行者守护。

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修行者是高高在上的。可是高高在上的修行者,并不一定清高。

能用金钱和宝物驱使普通人去做的事,一样能驱使修行者去做。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情怀,情怀也不能当饭吃。

安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青铜铃铛随身带着,血培珠手串随时能为他将圣鱼之鳞召唤出来。不但如此,许眉黛送给安争的那块可以召唤天昊宫门人的凝脂玉他也带着,当然还有天昊宫的至宝之一,当初天昊宫开创者的随身法器,紫品神器之一的黯然剑。

黯然剑不同于其他的紫品神器,不仅仅是具备紫品的品质,还因为其中封存这一道剑意。这种威力的东西安争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拿出来使用,即便是在天极宫被幽人袭击,石精大肆杀戮的时候,安争也没有使用黯然剑。

安争从木楼上掠下来,轻的如同一片飘落的树叶,落地无声。

他先是靠近门口,侧耳倾听,感觉不到院子里有一点异动。安争微微皱眉,那么多年在明法司的经历告诉安争一个道理......越是看起来平静安全的地方,往往越是藏着无法估量的危机。

这次探查,安争宁愿不进去也不愿意打草惊蛇。这是李昌禄的一个宅子之一,万一因为不小心惊动了李昌禄的,可能以后再下手的机会就不多了。

安争的双脚在地面上轻轻一点,身子掠起来落入院子之中。这宅子很大,前院种植了很多花草树木,但多是低矮的东西,所以虽然黑暗但对于安争来说视线还好。安争没有在过道上走,选择了从草地上往屋子那边靠近。

若是此时有人能看到安争脚下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来话。他的脚底踩在草叶上,而那细嫩的草叶居然不弯。

安争静悄悄的靠近屋子,然后在窗外停下来,耳朵贴在窗户上仔细的停了一会儿。

就在安争刚刚要站直了身子的瞬间,一柄长剑毒蛇一样从窗户里刺出了出来。

安争听到了破空之风的瞬间向后疾掠,而握剑的人也从窗户里撞出来长剑疾刺。若是能把动作放慢几十倍的话,就会看到那长剑的剑尖和安争的耳朵之间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安争向后退,那人向前追击,长剑始终差了这一厘米不能刺入。

安争强行扭身,避开追击的一剑。可是后面低矮的草丛里却忽然有个人冒出来,一剑刺向安争的后背。这个人身上披着一层和草一模一样的东西,之前躺在那,根本没有办法察觉。

恰好一团乌云从天上飘过,将本就惨淡的月光挡住。四周黑的更透彻了,连剑上都失去了寒芒。

安争靠着那细微的风声又避开了背后的长剑,脚下一点朝着门口的方向掠过去。突然之间,脚下忽然裂开一个大口子,一扇门板似的东西打开,安争不由自主的往下落。

安争伸手在那翻板上抓了一下,身子借机升起来滚向一边。而他落下去的地方,几十支弩箭激射而出。若是安争再慢哪怕一秒钟,那些弩箭也会全部钉入安争的身体。

这只是李昌禄的一座宅子而已,居然如此的机关重重。

安争伸手往前一推,一股沛然的修为之力倾泻-出去,将那些自下向上激射出来的弩箭横向打飞,弩箭比激射出来的时候速度更快。追击安争的那个人手腕抖转起来,长剑如毒蛇点头一样将所有的弩箭全部击飞。在这样的黑夜之中,面对如此众多且速度奇快的弩箭,他居然没有落下一支。

乌云移开了些,安争皱眉看了看。

面前站着两个握剑的男人,身穿灰布长衫。诡异的是,两个人的眼睛那么的特殊......没有黑眼球,只有眼白。所以哪怕是在黑夜里,也那么明显。

瞎子!

安争缓缓站起来,感觉到背后也有轻微的声响。他没有回头,也大概猜到了背后还有人就站在差不多五米之外的地方,从气息来判断只有一个人。

“你是谁?”

对面的瞎子问。

安争没有说话,也不能说话。

“不回答,那就死。”

瞎子剑花一抖,三十六朵剑芒如五瓣梅花一样,旋转着刺向安争身上的穴位。在这个瞎子出手的同时,另外两个瞎子也同时出手,将安争全部的退路封死。

安争心念一动,血培珠手串上北冥有鱼四个字骤然一亮,三片圣鱼之鳞围绕着安争,将所有的五瓣梅花剑芒都挡在了外面。

可就在这时候,一片如同飘起来的黑布似的的东西,静悄悄的漂浮在安定头顶。

一个人蹲在黑布上,等待着最后一击。

o型腿怎样才能矫正
宝宝o型腿是缺钙还是遗传
宝宝佝偻病o型腿
宝宝佝偻病型o型腿
宝宝佝偻病型腿O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