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一朵兽人花 第十六章 爽死也是死

2020-01-14 11:2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朵兽人花 第十六章 爽死也是死

伊鲁斯绞尽脑汁,也没有太好的计策应对。索性,伊鲁斯鼓起中气说道:“三位传奇在下已仰慕多时,却是终究难得一见,这已成为在下心中那道最深的遗憾!另外我想告知几位传奇一个惊天的秘密!如果可能,我想用它来换取在下的性命,不知可否!”

“一个武师境的蝼蚁而已!便给你一次机会,要是说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我那看门的屠夫可是还饿着肚子呢!”幻魔柔声说道。

“其实在下并不是真正的武者,我只是一名四处漂泊的吟游诗人而已。当时我发现了那处藏有真龙之刺的洞穴后,发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继续!”还是幻魔的声音自包厢飘出。

“在下斗胆邀请几位见面一叙,我有礼物要奉上。”伊鲁斯说道。

“看在礼物的面子上,我就让你看一眼,不过你不要后悔!凡是见过我的人除了血屠、影毒,那就是死人了。”幻魔安纳尔依旧软声细语,极尽魅惑。

“既然如此,我也下楼与你一见!”卢卡斯的声音同样自包厢飘出。

随着楼梯上的脚步响起,屠夫科勒和白狼早就躲的不见人影了。

一道裹在白莎下的窈窕身影缓缓走下了楼梯。此人正是幻魔安纳尔,那个阴阳同体,夜间便化为女子的安纳尔。

当伊鲁斯看到安纳尔那惊艳的面庞时,大脑瞬间石化了。安纳尔简直太完美了,即便知道她是幻魔,又有几人能经的住她的撩拨呢!

那一抹谪仙临尘的脱俗,皓腕凝霜雪!那一颦一笑间的慵懒与堕落!简直是矛盾的复合体,可在安纳尔的身上却将这两种气质完美的融合!安纳尔胸前白莎遮挡,隐约可见的酥胸直欲让人喷血释放。

“这特么真是阴阳人?”伊鲁斯大脑终于开始转动了!

安纳尔温润红唇轻起,吐气如兰:“我下来了!我就是安纳尔!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安纳尔身形前倾,将她那阴柔发挥的淋漓尽致!她似乎想要蜷缩在伊鲁斯的怀抱里撒娇!只等伊鲁斯一个大力拥揽。

伊鲁斯的定力开始动摇,心下告诫自己:“她是幻魔!她是阴阳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鞭长也不要及……!”

楼梯上又走下一人,此人便是让人尊称血屠的卢卡斯。

伊鲁斯同样是眼前一亮,看来传言非虚!那纤尘不染的白衣、那飘逸如风的奇男子、那如丝如瀑的长发!那一抹淡淡的笑容!伊鲁斯感觉被一个男人迷到了!这还要不要节操!

“我是血精灵卢卡斯!不知你有什么有趣的礼物送我!”

“这……!”鲁卡斯心中一时迷茫,当下竟是无言以对。

楼梯上的脚步再次响起,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此人正是影毒维杰夫。

他身负巨大的琉璃瓶子,里面绿色的液体中,依稀看到一个裸替的女人。这种类似福尔马林液体里浸泡的正是他的妻子梅轮特。维杰夫相貌平平,如果他不背负这个琉璃瓶子,走在街上不会有人认为他是真正的亡灵,甚至还能从他身上感到浓浓的学者风。

可是,那梅轮特的尸体在那绿色的液体翻滚,那如瀑如丝的长发在液体蓬松倒卷,肆意飞扬,显的极为诡异和恐怖。

有了维杰夫的加入,三人的气场出现了微妙的均衡,伊鲁斯终于从安纳尔的魅惑中逃离了。

伊鲁斯从戒指拿出了三双风行靴:“三位是那大陆武者的巅峰,是那永不凋零的传奇!在下早已心生向往,今日终得一见,实乃三生有幸!这三双皮靴绝对是我对几位的仰慕之情!还请几位大人勿必要收下!”

“皮靴的确是新的!做工很是精美!像是出自精灵族的炼金宗师之手!”卢卡斯接过了一双皮靴,似乎有点爱不释手。

“你叫什么名字?”维杰夫带着学者之风问道。

“我叫帕尔特!是霜狼氏族的吟游诗人!”伊鲁斯随口就来。

“那你随便吟几段诗我听听,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可是不能让我信服。”安纳尔一口香风喷在伊鲁斯脸上,简直撩的他心都醉了!

伊鲁斯想了想张口便来: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舍不得璀璨俗世,

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找不到色相代替,

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让那长情埋葬!

维杰夫认真的回想着诗句的意思,他重复道:“贪欢一晌,偏让那长情埋葬!”

“看来你的确是一位吟游诗人!礼物我收下了!我可以放过你!但你还是要说说那个洞穴的秘密!”影毒维杰夫道。

“看在皮靴的份上,你的命我不取!”血屠卢卡斯说道。

“我说过了!见到我的人,没几个活的!不过你可以暂时先活着!说说你发现的秘密吧!”安纳尔媚眼如丝。

“麻蛋!好话说尽!怎地还不放过老子!”伊鲁斯心中大骂。

“是这样的!这是来自古老血蹄村的传说,我是在一张地图发现的线索。”

“据说有一群尖牙德鲁伊在精灵之森发现了堕落精灵的遗迹,这群德鲁伊将所有的宝藏席卷一空,但是他们也被遗迹的气息沾染了,逐渐变的不再纯洁,彻底堕落了。他们最终被白精灵发现了他们堕落的气息,被追杀至千刃山脚下,他们利用秘法,制造了一处山体秘境,里面也许还有着其它的什么宝藏!”

“如过把刚才那具古尸还我,我可以放弃这处秘境!”影毒维杰夫说道。

“如果将那把真龙之刺交给我,我同样可以放弃!”血屠卢卡斯说道。

“成交!说好了!那个洞穴里的一切归我,你们不能再参与。”幻魔说道。

通过交易,卢卡斯终于得到了真龙之刺,而维杰夫则是得到了那具古尸。两人不再停留,身形闪烁,消失在了拍卖会场。

“帕尔特,带我去找那处山洞吧!”安纳尔吩咐道。

“现在就去?”伊鲁斯迟疑道。

“当然!我已经付出了真龙之刺,还有那具古尸,放心吧!等找到时那处洞穴时,我会让你爽死!”安纳尔又一口香风喷在伊鲁斯面具之上。

“可是天黑路滑,我倒是无所谓,万一伤着姑娘你,我可是会心疼死!”伊鲁斯做着最后的努力。

“呵呵呵!有趣!天下的男人都像你那该多好!每一次都能给我的身心留下一些回忆!”安纳尔的笑声如黄莺出谷,令人遐想。

“是啊!既然这么有趣,那你还想杀我?”伊鲁斯依旧不放弃。

“你迟早都是要死的人!还比如死在我的手里,最起码是爽死的!走吧!带路!我保证你在临死时会流下幸福的眼泪!”安纳尔如葱的手指扯着伊鲁斯向外走去。

伊鲁斯只觉一股大力拉扯,被拖出了拍卖会场。安纳尔周身斗气鼓荡,一副黑色肉翼缓缓从背部展出。

“我抱着你吧!这样我们会快一些!”安纳尔不等伊鲁斯拒绝,便是抱起伊鲁斯飞上了高空,向着那处千刃绝壁尔去。

看着娇俏的安纳尔,实则拥有圣阶初级的恐怖力量。在安纳尔怀里的伊鲁斯挣扎了几下,随后便放弃了。

“这尼玛……!竟然是被一个阴阳人抱在怀中!”伊鲁斯想想都觉的心里毛糙,膈应的慌。

想要不被榨成人干,看来是该动用真正的技术了!伊鲁斯最为一个老司机,前世遭遇太多岛国影片的荼毒。他可是知道人在兴奋到顶点时,大脑会出现短暂空白期!而那个眨眼即逝的机会或许就是逃生的唯一机会。

主意打定的伊鲁斯开始肆无忌惮的撩拨安纳尔,伊鲁斯使出了浑身解数,正在展翅飞越的安纳尔似乎也有些亢奋了!

“快停下吧,死人妖!还飞尼玛啊!老子都不知道秘境在那!怎么还没有反应!”伊鲁斯心中暗自嘀咕道。

安纳尔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兽人竟是如此胆大,通常都是自己撩拨别人,然后在对方欲罢不能时,吸干对方的精血的!

“难道是这次幻化的身体太完美?还是这个兽人的更经不住诱惑?”安纳尔得意的同时已经有了计较。

安纳尔胸前的白莎几乎快被这伊鲁斯撑破了,阵阵的酥麻使得安纳尔缓缓的降落了。

降落后的安纳尔气血翻涌,面部出现了一抹粉红之色。“摸着舒服吗?我停下来了!让你摸个够!”安纳尔缓缓逼近伊鲁斯。

伊鲁斯装做精虫上脑的样子使劲点头,安纳尔则是一根手指在伊鲁斯的胸膛开始转圈。

看到伊鲁斯呼吸加快,心跳加速!“果然是色中恶鬼!”安纳尔心中更是自得满意。

安纳尔红唇轻起,一口红雾喷出,红雾似张了眼睛一般,透过面具钻进了伊鲁斯的鼻孔。

被这一股红雾呛了几口后,伊鲁斯的意识逐渐浑浊!浑身阵阵燥热,思维停止了,似乎只下了本能反应。

伊鲁斯越来越冲动,恨不得将眼前的安纳尔揉进自己的躯体!

借着最后的一丝的清明,伊鲁斯将一直习练的《黄氏真决》在身体中缓缓的转动,每一次习练时似乎都会出现本源之音响彻脑海。而伊鲁斯便是想借此来让自己迅速清醒,如果继续被红雾侵蚀,后果不是变人干估计也差不多了。

安纳尔对她的轻罗幻烟有着绝对的有着自信,这是她独有的秘术之一。凡是中了此招的男子会沉沦在欲火之中,会停止一切思考,只会想着尽快发泄!

伊鲁斯渐渐的分一缕意识遨游在璀璨的星河,滚滚的本源之音响彻脑海,已被轻罗幻烟的麻痹的神经渐渐被唤醒。

而这一切,安纳尔自然不会知道。在她的印象里,兽人那点可怜的脑仁和精神力,那更是一万个抵挡不住,况且眼前的这个兽人还是一个武师境的蝼蚁。

安纳尔信心满满,不过她并不想现在就榨干兽人,只是想着先吸走他九成的精血,剩下的小半条命就让带路寻找秘境,只要他带着自己找到秘境,这个兽人自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评价
安顺哪里看癫痫看的好
廊坊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鄂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