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第六百零三章过寿

2020-01-21 18:5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连接游戏仓库 第六百零三章 过寿

第六百零三章过寿

“累死我了。”钟华勇靠坐在沙发,嘴抱怨。

来回折腾了四个多小时,加武装直升机的舒适度有限,难免会觉得疲倦。这股疲惫不仅是来自身体的,还有精神的。

陈正谦笑着对钟华勇说:“这次谢了,幸好有你帮忙,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找这么一块地。”

他不缺钱,缺的是门路。

正好这些生活在京城圈子内的官二代红三代们,最不缺的是门路了。所以要办什么事,找钟华勇找其他人要有效率地多。

钟华勇摆摆手:“嗨,说谢谢太客气了,以后有事需要帮忙尽管找我,能帮的我自然不会推诿。”

差拍着胸脯跟陈正谦说“一切包在我身”了。

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吧,毕竟明眼人都能看出陈正谦前途无量,只是很多人都苦于没有办法跟陈正谦搭线而已。

既然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那自然得好好把握机会。

对他的话,陈正谦也只是一笑而过,算再亲密的关系,托人办事消耗的也是人情。自古以来,最难偿还的是人情了。

还是像老家那句老话说的那样,帮你是人情,不帮你是道理,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既然人家都出手帮忙了,无论如何,这份情都是要承的。

陈正谦寻思着该怎么还掉这份人情,不然自己心里会觉得不舒服,欠人情什么的最麻烦了。

问:“对了,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办的,需要我帮忙的也尽管开口。”

对方不开口的话,那自己开口好了,陈正谦不想拖太久。

钟华勇想了想,回答:“最近好像没有什么要紧事吧,干嘛问这个?”

陈正谦嘿嘿一笑,开玩笑说:“我得打听下你是不是准备跟谁去寻欢作乐,回头通知你媳妇过来捉奸。”

钟华勇果断鄙视他:“切,你以为我是你啊,我跟我老婆关系好着呢。再说了,像我这种洁身自好的人,怎么会去那种俗气的地方。”

不过陈正谦一个玩笑,让俩人之间的谈话气氛又轻松了不少。

陈正谦挠头:“你这几天什么都不用干?”

这样的话自己怎么还人情啊?

钟华勇琢磨着说:“也不是说没事可做吧,只是没什么大事。明天去给我老丈人贺寿,估计得呆一整天,吃饭应酬什么的,然后没了。”

“你老丈人过大寿?”陈正谦诧异。

钟华勇点头:“嗯,”

陈正谦好问:“你老丈人是干嘛的?也是高干家庭?”

因为之前没了解过他妻子还有他的亲家,现在突然提起这个,顺带问了句。

在陈正谦看来,以钟华勇的身份,怎么样也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吧,自古以来所谓的政治联姻不都是这样?

谁知道钟华勇笑着说:“不算高干吧,等职干部,去年退下来了,平时在家跟一群老头在小区院子里下下棋什么的。

当年我跟我老婆走到一起,是自由恋爱的结果,还好老丈人跟我爷爷有点渊源,家里没有反对,这事这样成了。”

陈正谦笑出声,他这样的情况完全算得个例了,估计会有很多人羡慕吧,如安宁跟李青云。

“那你打算送什么样的礼物?”陈正谦问他。

钟华勇说:“他喜欢收藏,不过自己的藏品不多,都是以前留下来的,整体价值又不高,主要是图个乐子吧。这次我弄了副当代书法大师的作品给他。”

“收藏?”陈正谦诧异。

貌似老一辈的干部,退休之后都喜欢玩这个。陈正谦自己收藏纯粹是为了赚钱,所以于老头才说他全身下都是铜臭味,简直玷污了这满屋子的藏品。

陈正谦对他的说话并没有反驳,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自己拿到好处行。

当是那两个小老头妒忌自己吧,哼。

钟华勇笑着说:“我这老丈人之前在故宫工作过一段时间,对这方面有些研究,平时喜欢摆弄一些小玩意儿。

还好克制力不错,收藏方面花销不大,只有真心喜欢才会出手。平时我们这些小辈的孝敬他也不爱要,便宜点的还好,五位数或以的通通不收。”

陈正谦觉得他老丈人还真有意思,跟他说:“那我回头给你件礼物,帮我送给老人家吧,当做是我这个做晚辈的一点小心意。”

反正自己那里别的不多,收藏还是不少的,每次下海,呸呸不对,是下到海底,都能捞起一大堆。

东西越积越多,陈正谦也有点不把它们放在眼里了。

自己要是不拿去变卖,终究也只是死物,现在拿来还人情,挺划得来的。

钟华勇佯装不高兴:“别闹别闹,我老丈人过寿,你凑什么热闹?”

忽然又想起什么,立马换一脸神秘笑容:“差点忘了,我老婆还有个妹妹没结婚的,甚至还没有男朋友,长得也挺好,要不介绍给你认识下?”

看他这副银荡的表情,肯定是想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陈正谦果断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不用,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还是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

钟华勇差点笑出血:“好,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陈正谦觉得自己要是答应了才会后悔呢。

……

第二天,陈正谦来找钟华勇。

俩人约定在他老丈人家楼下见面,陈正谦自己过去。

一见面,钟华勇给他介绍说:“这是我媳妇,何婉,这是陈正谦。”

钟华勇的妻子何婉,人如其名,长得不算天姿国色,但是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温婉贤淑。

这样的女人适合娶回来当老婆,能内能外。

也难怪身为红三代的钟华勇,会看何婉。

“你好。你好。”

陈正谦和何婉双方打过招呼后,何婉招呼大家一起进屋。

进了屋里,陈正谦也见到了今天的寿星公,钟华勇的老丈人,何维先生。

何维先生大概六十出头吧,头发有些灰白,但是人还是很精神的,和一般街的老伯没什么区别,正和几位年轻人说着话呢。

而旁边还有一位气质温婉,同样头发灰白的女士,应该是何婉的妈妈,钟华勇的岳母了。

只是陈正谦有些惊讶,何婉的妈妈除了头发看起来灰白以外,脸皱纹少得可怜,可以说是保养得极好,让人有种民国美人的感觉。

她身那股雍容的气质,是旁人如何也学不来的。

在她身后,还有个模样跟她和何婉都有些相像的女生,大概二十六七岁,打扮也很贤淑,估计是钟华勇他那位小姨子了吧。

/bk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安徽省中医药临床研究中心附属医院怎么样
长春哪里能看好银屑病
哈尔滨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湛江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