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多哈COP18开启平稳过渡德班平台

2019-08-14 16:29: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多哈COP18:开启平稳过渡“德班平台”

“今年COP18好像受外界关注的程度并没有往年高,显得有些冷清。”这是各大NGO以及常年关注气候变化谈判专家的共有印象。

目前,距离《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8次缔约方会议(COP18)正式开幕还有两周,不过各方已经开始对多哈会议开始了预判。

据了解,COP18将于11月26日-12月7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为期两周。

“多哈会议在总体上应当是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李高近期在搜狐举行的多哈气候谈判的期待与展望会上对本报表示,“这是一个‘落实’的大会。”

据本报了解,目前中方对于多哈会议的结果预期和定位都比较务实,大会主要是将2011年在德班气候大会(COP17)达成的重要的一揽子成果加以落实。

就COP17的成果而言,其主要包括决定要在2013年1月1日起,实施《京都议定书》(KP)第二承诺期,决定启动一个新的进程即“德班增强行动平台”(ADP,简称“德班平台”),讨论2020年以后进一步加强公约实施采取更加有利的行动,这个行动要在2015年完成谈判。

李高指出,“‘德班成果’是一揽子的平衡

,我们也强调要在多哈会议上将这种平衡反映出来。”

事实上,落实“德班成果”也是决定COP18成功的关键所在。“只要此次会议能够做到三点即平衡、公平以及实效,多哈会议就将会是一个成功的过渡会议。”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表示。

另外,李高也在会上对本报独家阐明了对关于欧盟提高减排雄心的看法。

中方:重点落实KP第二承诺期

根据去年COP17上各方达成的协议,今年COP18要将目前“三轨”谈判并为“一轨”谈判,即结束《京都议定书》(KP)与《巴厘路线图》设定的长期合作特设工作组(LCA)的谈判,过渡开启“德班平台”。

“德班平台”是2015年以前气候变化谈判的主要平台,为2020年后建立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全面的、全球性的气候变化条约(或议定书或协议)。

目前,COP18已被定调是“三轨”变“一轨”的落实和过渡会议。

“但是在落实过程中,‘德班成果’在多哈会议上落实的优先顺序应该有所不同。”李高指出,把《京都议定书》(KP)第二承诺期应首先落到实处;其次是解决巴厘行动计划当中减缓的和资金相关的一些问题。

就KP而言,KP第二期将于2013年正式开始实施,而KP的谈判工作也要在2012年多哈会议上结束,但是目前明确表示承诺KP第二期的国家和地区仅有挪威、瑞士和欧盟。与之相反,日本、加拿大、新西兰、俄罗斯和美国都明确表示不会承诺第二期的减排目标。

一直表示不承诺KP第二期的澳大利亚日前也已经松口。澳大利亚气候变化和能源效率部长格雷格·康贝特(Greg Combet)11月9日明确表示支持KP第二期。

康贝特认为,签署《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不会增加澳大利亚企业因政府施行碳税政策而产生的负担;相反,它将使澳大利亚企业更便利地进入国际碳排放交易市场。

另外,KP第二承诺期目前还存在有5年和8年之争,具体采用何种方案也将在此次COP18上敲定。

李高对此表示,“欧盟提出来倾向于8年,中国也支持8年,因为这跟2020年新的协议生效的时间是吻合的。”

欧盟20%减排目标太低?

与KP承诺期相呼应的是发达国家的减排目标。目前欧盟是最早明确表示参与KP第二承诺期的主要缔约方,但欧盟却一直就到2020年减排目标设立为20%或者30%上做文章。

在2012年9月曼谷谈判时,欧盟代表团声明如果作为一个全球协议,欧盟将会把20%的减排目标调整至30%。但如果要提高至30%,各方(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最不发达国家)需达成一个明确的全球减排承诺。

然而李高对此向本报表示,“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欧盟从20%提高到30%。欧盟所谓的其他国家如果做出了努力,自身就会提高到30%,这不是一种真正诚实的表现,而是一种政治上的托词。”

尽管不能强迫某国提高减排目标,李高还是一针见血指出,“如最后确定KP第二承诺期为8年,那么欧盟20%的目标实在太低了,我们不能在如此长的时间内锁定如此低目标。”

事实上,20%以上的目标对于欧盟来说并不是难事。

根据欧盟2011年公布的《2050低碳发展路径图》显示,如果按照欧盟目前的转型速度,实现2020年既定的20%减排目标绰绰有余,并且还能轻松达到25%的减排目标。

另外,绿色和平气候变化与能源项目经理李雁女士对本报进一步表示,“其实欧盟有一个技术性的东西,就算他不提高目标,都可以修补‘漏洞’。”

所谓的技术性东西就是AAU配额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发达国家之间通过项目级的合作,其所实现的减排单位(以下简称ERU),可以转让给另一发达国家缔约方,但是同时必须在转让方的“分配数量”(以下简称AAU)配额上扣减相应的额度。

碳点(Carbon Point)发表了一份报告显示全球从2008年到2012年期间,AAU配额过剩量超过13.1亿吨二氧化碳。该组织也预测到2020年,过剩量将达到17亿吨。

“如果第一承诺期结束以后,AAU配额如果能完全带到KP第二承诺期,那么欧盟即便不用采取更多的行动,就能够轻松过关。”李雁表示。

对此,欧盟气候委员康妮·赫泽高此前对本报表示,“这一话题也将成为多哈气候谈判会议谈论的重点之一。”

资金须有交待

除了KP第二承诺期以及与KP相关的减排目标,资金也是一个摆在各方面前的难题。

资金的提议最早出现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在2010年的坎昆气候大会上最终确定。按照《哥本哈根协议》和《坎昆协议》的要求,发达国家要在2010年至2012年间出资300亿美元作为快速启动资金,在2013年至2020年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长期资金,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此后,2011年12月11日,德班气候大会通过决议,启动绿色气候基金。

虽然基金设立地韩国松岛在此前已经确定,但是基金里面究竟有多少“实货”目前没有多少人能说清楚。

不过,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关于资金的信息已经出现了不对称。

不少发达国家表示他们已经履行了三百亿启动资金承诺,而不少发展中国家却表示他们并没有拿到钱。

本报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回访孟加拉国环境部长时,孟加拉国环境部长表示他们并没有拿到钱。而且一些发达国家实际上是把2007年和2008年给的钱也算在快速启动资金里面。

值得注意的是快速启动资金却是在2009年做出的承诺。

因此,李高认为,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承诺三百亿启动资金2012年就到期了,因此发达国家从信息透明角度应该对此有一个交代。

他进一步强调,“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认为发达国家确实需要解决对国际社会承诺的可靠性和可信性,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三指标衡量COP18是否成功

无论怎样,目前各方都已经通过此前在泰国的三分钟演讲,预设了多哈立场。根据本报统计,G77国+中国集团认为多哈会议是一个平衡KP、LCA和ADP三者之间关系的会议,认为应在KP和LCA等遗留问题上有所结论,然后再开启ADP;而欧盟则强调终止LCA,推行KP和ADP;美国、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国的立场则是终止LCA、逃避KP,推进ADP;澳大利亚出现新变化,终止LCA、支持KP,推进ADP;太平洋小岛国态度是并行兼顾;而一些南美国家则希望将LCA遗留问题转移至ADP,支持终止LCA。

如此复杂的立场,对于气候变化谈判来说无疑是一个挑战。

杨富强表示,“对于多哈,我认为可以用三个指标衡量其成功与否。三个指标包括,第一会议是平衡的;第二它是公平的;第三它是实效的。”

当然,与这三点相对的是COP18的三种可能。即如果会议能够达到以上三点指标,多哈会议就将是一个成功的与过渡的会议;如果达不到,COP18恐怕仅会达到某些进步,很多问题继续没有解决;第三种可能性是由于目前在很多重要议题上矛盾和分歧比较大,最后也会不欢而散。

“当然总体而言,这是一个过渡的会议。气候谈判总有一个高潮,还有一个平稳过渡,多哈会议就被认为是一个比较平缓的、低潮的过程。”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小孩便秘怎么办吃什么小孩厌食吃什么好

怎么查血栓
运动后腰酸背痛正常吗
轻度血栓怎么治疗
有血栓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