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魔兽使徒 第三百四十三章:屠牛酒馆

2020-01-13 17:45: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兽使徒 第三百四十三章:屠牛酒馆

第三百四十三章屠牛酒馆

黑龙联军内部城镇最热闹的地方当属酒馆了,因为在这里,酒馆不但是各族喝酒聊天的地方,同时也充当着赌馆的作用。

说是打仗,但其实某些老滑头们早就已经悄悄地带领着亲眷撤到了内城。这样子做不但边防线打了起来的时候他们能够及时的知道,而且还能早早的做好准备,以保证自身的安全。

但是谁知道白龙族会采取立而不战,不主动攻击的做法,这直接导致了黑龙联军的很多种族陷入一种极其松懈的状态。

像现在,即使他们已经得知了北方边缘地带已经打起仗来了,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当成一回事,旅馆内依旧热闹。

封不远科鬼考技恨封方指主黑龙联军内部城镇最热闹的地方当属酒馆了,因为在这里,酒馆不但是各族喝酒聊天的地方,同时也充当着赌馆的作用。

一家没有招牌,但是招牌的位置上面却挂着一颗血淋淋的牛头的酒馆之中,喧闹的声不断的往外传出。

这家酒馆叫做屠牛酒馆,是这所城市中的主要娱乐中心。相传屠牛酒馆门口挂着的那颗牛头是这里的城主剑齿虎一族的族长亲手斩下的。所以来这里的人都在猜测这屠牛旅馆的寡妇老板娘究竟跟剑齿虎王有着怎么样的耐人寻味的关系。但是想是这么想,他们想的话却没有一个人敢于说出口的。因为这里的老板娘是一头母老虎,说吃人跟闹着玩儿似的,谁也不敢惹她。更何况他背后很有可能还站着一个剑齿虎王呢。那位可更不好惹。

正在围着赌桌的赌徒们突感感觉到有些冷飕飕的。而且很奇怪的是,那种冷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的,就好像有人突然抽走了自己关于快乐的记忆一样,只给自己留下了悲伤和痛苦。

最不科仇方考秘球岗月封月我那龙眼军团长笑了笑,转身上楼去了。

两个身着风衣的人影正不紧不慢的往里走。这两人穿着同一款式的风衣,其中一个人的肩膀上带着一对龙爪似的护肩,另外一个则带着一对带有倒刺的护肩。这两人都带着面罩,看不清他们的长相。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胸口都纹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大眼。那只眼睛就好像是活的一样,你看它它也会瞪着你。十分的渗人。不仅如此,这两个人的身上还充斥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黑气。那种冰冷的感觉似乎就是由他们身上的黑气所散发出来的。

自这两人进门之后,屠牛酒馆中的赌徒们都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作声,有一个庄家刚举起色盅就不得不僵在了半空中。这会儿他的胳膊已经开始发酸了,但是他还在努力的绷着,生怕那色子发出声响来。

“这俩人是谁啊?”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偏又一个不长眼也不长脑子的半兽人形态的魔兽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紧接着,这个家伙就永远的不可能会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了,因为在他刚把这句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旁边的一个屠牛酒馆的服务员就顺手捂住了他的嘴狠狠地给了他一口。顺道一提,那位服务员是一条毒蛇。

岗地地仇方技考学封艘结远所像现在,即使他们已经得知了北方边缘地带已经打起仗来了,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当成一回事,旅馆内依旧热闹。

“嗯。”那龙爪护肩点了点头。“那样最好不过了。屠牛酒馆最近是越来越吵了啊!这帮子人也不去前线打仗,天天就知道在这里赌,依我看啊,再这样下去,白龙族真有一天打上门来的话就让他们去冲到第一线去好了,看看到时候有几个能活下来的。”

“是,大人说的是!”那毒蛇侍者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着那些还围在赌桌旁边赌徒们用一种阴沉的腔调说到:“怎么,你们都是聋子吗?没有听到龙眼军团的大人刚刚说的话吗?还不该干嘛干嘛去?省的惹大人生气!到时候,你们别想有一个是站着走出去的。”

“啊?那我们怎么出去?”刚刚那倒霉蛋旁边的一个半兽人形态的魔兽随口问到。看这家伙的样子跟躺在地上的那个倒霉蛋应该是一个种族,而且这两个没脑子的货应该是一起来的。

星科不远情羽秘察封仇最地太那名毒蛇侍者一口咬死那倒霉蛋之后这才强打起勇气走到了那两人的身后。

“来,我告诉你怎么出去。”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妇人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那美妇人用手轻轻地挑着那家伙的下巴。“你想不想知道啊?”

倒霉蛋低下头看了一眼,一只虎爪正插在自己的小腹上,而且自己的小腹正在慢慢地消失,就好像被那只虎爪给融化了一样。

封地远地酷考秘恨星羽封岗星正在围着赌桌的赌徒们突感感觉到有些冷飕飕的。而且很奇怪的是,那种冷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的,就好像有人突然抽走了自己关于快乐的记忆一样,只给自己留下了悲伤和痛苦。

“呦,我的龙眼军团长大人,您现在这话是说的到是挺好听的啊!”那美妇人媚笑着说到:“可是您怎么就不给我一点儿面子呢?刚刚好端端的要把我的客人都赶走,您说我这生意还怎么做啊?”

“虎妇人,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我可没有驱赶你的客人,是它们自己耳朵根子软,怨不得我!”

封科仇不独考考察岗早考故冷众赌徒听了这话之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依旧是没敢动。

“是嘛,那既然如此……”虎妇人转身看着依旧是一脸迷茫的众赌徒,“各位该玩就玩吧,龙眼军团长大人方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龙眼军团长走了之后,众多赌徒们才开始有了动作。但是他们现在分明是不敢向之前那样大声的喧闹了。还有不少的赌徒趁着这个时候先开溜了,开玩笑,再留在这是非之地说不定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克地科不方羽羽察岗方闹吉主正在围着赌桌的赌徒们突感感觉到有些冷飕飕的。而且很奇怪的是,那种冷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的,就好像有人突然抽走了自己关于快乐的记忆一样,只给自己留下了悲伤和痛苦。

长春看牛皮癣十佳医院
上海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男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岳阳治疗白癜风办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