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一切从棋魂开始 第132章 比绝望更可怕的是什么?

2020-01-14 18:5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切从棋魂开始 第132章 比绝望更可怕的是什么?

一大清早,早起的最高和秋人,穿戴整齐,紧张的带着画稿出门前往曰本最大的漫画周刊总部,《周刊少年JUMP》大厦。

“好紧张啊,终于到了,中学生的我们,能来到这里投稿,感觉就是在做梦一样。”

“只要能画出原稿,谁都可以的啦。”最高自信的仰望着大厦。

“问题是你的作品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是啊,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的!是不是啊,最高!”

“恩!一定可以的!”

两少年互相激励着,似乎双目都要绽出神光,热血澎湃。

“既然如此自信,为什么还要拉着我这个漫画助手?喂喂,我只是漫画助手,即不是原作,又不是原画,为什么要拉我来啊?”王修无奈的从身后一人拍了一后脑勺,打的两人一个踉跄。

“行了,走啦,站在人家大门口,保安都瞪着你们俩呢。”

“啊,是是。”“对不起,王修,我们失礼了。”

三人呈品字型一前两后,王修在前,最高和秋人在后,保镖似的步入了一楼接待大厅,王修的面无表情,不,应该说坦然镇定,随意的左右一扫,一个保安走了过来,王修说明了前来投稿的意向,保安指引了接待处。

王修从容的带着两少年前去,两少年跟在身后,手中抓着原稿袋子,双手握的死死的,紧张的要死,保安看的好笑,却也司空见惯,见多了这种画面了。

保安心中想着,这应该是一位新的漫画家带着两个漫画助手来见世面的,真是年轻啊,十四五岁的少年就开始当漫画家助手了啊,哎,让我想起了我当年的青春,我也曾想当一个漫画家,当过漫画家助手,只是实在是没有这个天赋啊……

“哎哎,秋人,让王修带我们来太对了,有他这个成年人在前面顶着,太好了,我的紧张都去了大半。”

“恩恩,刚刚那保安来时,我差点都吓尿了,都忘了自己是来投稿的。”

嘛,这就是最高和秋人两人此时的眼神交流的大概内容,都觉得这个决定太对了!

王修淡定的在接待处按照要求,填好了手续表格,递给了前台小姐,一切搞好后,前台小姐直接打通知了昨天联系好的服部哲。

三人被安排进了3号接待室,路过2号接待室时,正有一位二十多岁,脸色苍白的男人从接待室走出来。

“谢谢您,我明白自己的缺点在哪里了,请给我两个月,不,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画出让满意的作口来的!”

“宫本,你应该正在上大学吧,这么拼的画漫画的话,会耽误课程吧。”

“没关系的!现在是暑假,我的时间很多,我的梦想就是要成为漫画家,上大学后,我有了更多的时间画漫画了,我一定可以的!”

“这,宫本啊,这样会影响到大学学业的吧,这样的话……”

“我一定可以的!”

“哎,宫本,从两年前开始,你在我这投了十几次稿,你的努力我都是看在心里的,进步也是有的,但是恕我直言,漫画家是需要天赋的,你可能真的不太适合这一行,我想,我还是劝你好好念好大学,完成学业吧,这样,才能在未来找到一个好工作,好好的生活在这个世界,我们曰本虽然被称作漫画之国,但并不是每一个曰本人都能成为漫画家的,你明白吗?”

“不,大人,我一定可以的,请你再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会画出有趣的漫画让你满意的,我一定可以的。”

“哎,那一个月后再说吧,宫本,你再考虑下我的建议吧,你没有当漫画家的才能。”

一个微胖矮小,带着厚框眼镜的摇摇头从三人身旁离去。

“这是一个不合格的。”最高和秋人同时听到了王修小声的嘀咕。

“他可能要害死一个人了。”

两人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忽然间,两人同时神色一慌,那位被判了死刑的男人,绝望的如同死鱼一般无神的眼睛,空洞的扫过两人。那一刹那,两人心肝胆剧颤,那一种死寂的气息影响了他们的心灵。

“我……我真的没有才能吗?我真的没有成为漫画家的才能吗?”他行尸走肉的一步步在两人身旁走着,手里装着原稿的袋子却又抓的死死的。

“真正的失败者,是从认输开始,才是真正的失败了,你们明白吗?你明白吗?”王修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响起,第一个是问最高和秋人,第二个却是站在那绝望男人的面前,凝神着他死鱼一般的眼睛。

“我……我……”

“你就是个弱者!”王修一手抓过男人手中的袋子,掏出他的原稿,两只手狠狠一用力,大手一撕!一撕!再撕!撕碎了他的所有原稿!

“啊啊!!我的原稿,我的原稿!!啊!!”男人发出似丧尸一样绝望嘶吼的声音,两只手疯狂的拍打向王修,却被王修一把推倒在地,然后将碎片洒在了他的身上。

“你不是已经绝望的自我怀疑起自己了吗?想要自我了断了吗?为什么还在意自己的原稿呢?垃圾!渣渣!你不是想去死吗?怎么还在意自己的原稿呢?说,你是不是还想画漫画,还想成为漫画家吗?”

闷雷似压抑的问题,一连串逼问向绝望男人,而他只有一个答案。

“呜呜呜呜……我,我想画漫画啊,我想当漫画家啊!”

“那就够了!带着你的漫画原稿滚回去继续画吧!”

直到那位服部到来前的两分钟,那绝望男人,捡起了所有被王修撕碎的画稿抹着泪水离开了。

秋人沉默不言,最高吞了吞口水道:“王,王修,你那样撕碎他的原稿,真的,真的可以救他吗?”

王修随意的坐在接待室的座椅上,懒懒的回答着:“你们知道比绝望更可怕的是什么嘛?”

“呃……比绝望更可怕的……呃,我,我不知道。”最高摇头,身旁的秋人也摇头。

“是麻木!行尸走肉一般的麻木!我撕碎了他的原稿,撕碎了他心中最后的希望寄托,也撕碎了他心中的麻木,那么接下来,要么,他在绝望中觉悟坚强起来,生出新的动力,要么就在绝望中挣扎黑化,再次生出死念,自杀死去……”

“你们曰本人都是这样极端的……不!应该说是所有绝望于所谓天赋才能的失败者,都会是这样极端的,要么绝望后黑化自杀,要么绝望后麻木一生,要么绝望后觉悟坚强……”

“我给了他选择,至少绝望后黑化自杀不在是唯一选择了,其它的就看他自己了。”

“哦……”“明白了。”最高和秋人懵懂的点头。

“现在,你们俩还紧张吗?”

“不,不紧张了。”

“见识到绝望后,我想,这些紧张也都不算什么了吧。”

“恩。”王修淡笑着点头,很好,不枉我第一次在语言中用上了神魂的力量,使出了类似于简化版点醒术,驱散了两人的紧张,也给那个男人驱散了绝望后的黑化自杀倾向。

不要谢我,谁叫我以前也和你一样曾经绝望过,甚至麻木过呢。

呵呵,神魂的力量,修行,越来越有趣了。

……

北京肛肠医院电话多少
深圳仁爱医院的电话
安庆治疗阴道炎医院
聊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大同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