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无光之月 终幕 历史性的会面

2020-01-16 20:4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光之月 终幕 历史性的会面

迪莉亚关闭室内灯,爬上了柔软的床,舒服的舒展疲倦的身体,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露出甜甜的微笑。

记忆中的一切依然那么清晰,冷清的房子,粗糙的饭菜,冰冷的床铺,漠不关心的邻居,即便身处人群之中,品味到的依旧只有寂寞与孤独。多少次从噩梦中喊着爸爸妈妈的名字惊醒,脸上流淌着冰冷的泪水,多少次幸福的梦到爸爸妈妈再次回到自己身边,让自己重新沉浸在父母之爱里,醒来却发现一切只是幻影。

生活的艰苦,寂寞的孤独,让迪莉亚异于常人的早熟,小小年纪就了解了太多不该懂得的人情世故,然而即便如此,在她有效的心里,依然藏着一份希望,希望可以重新回到父母身边,再叫一声爸爸妈妈。

愿望居然实现了。

温度适宜的船舱,智能机械的全自动服侍,丰盛可口的食物,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蓬松被褥,还有,最亲爱的爸爸和妈妈。

那是女孩最爱的两个人,也是最爱女孩的两人,明知道没有血缘关系,明知道一切只是虚拟世界的回忆,但这份眷恋却是真实的,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即便相隔数十年,女孩依然可以毫不犹豫的叫出爸爸妈妈这个称呼。

虽然父母已经极度衰老,按照医疗机器人的判断,父亲最多只有几个月的生命,最多一两年,母亲也会随之而去,到时候自己就会再度失去刚找回的亲人,但迪莉亚已经很满足了,能陪着他们走完生命的最后一段路,能天天和他们依偎在一起欣赏舰外星光璀璨的宇宙,迪莉亚觉得,这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何况,还有了新的信仰,还有女神带来的希望。

女神赐下了神奇的能力,最虔诚的自己,只用了几天,就掌握了第一个基础性神术,虽然成功率很低,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效果,最多是让自己泛光而已,但这已经打破了褐星文明千万年来的认知,彻底颠覆了褐星人的坚持,也让女孩彻底投入了信仰的怀抱,决定紧紧地追随在女神的身边,永不动摇,她相信,只要大家的信仰够虔诚,同时足够努力,那就一定可以战胜一切困难,为文明赢得未来。

这一定是命运为我带来的最好礼物,女孩这样想,不对,不是命运,这是大叔为我带来的礼物才对,而大叔才是命运为我送来的礼物,嘻,大叔最好了,谢谢大叔。

想到离去的修尔,迪莉亚有些不安,主动闯入大裂隙这种疯狂的行为可是前所未见的,之前那些牺牲者,一个都没能回来,虽然在迪莉亚眼里,修尔已经是无所不能的了,但女孩依然无法抑制自己的担忧,大叔,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在离别的时候,你可亲口告诉我,咱们还会再见面的,虽然爸爸妈妈都说,你就算不会在大裂隙里遇到危险,也肯定没机会再回来了,但是我知道,你从来没有骗过我,这次一定也不会吧,你一定还会出现在我面前,微笑着拍拍我的头吧。对了,你还欠我五个金粒的报酬呢,你这家伙连小孩子的报酬都赖掉,真是最差劲了,只有下次你平安出现在我面前,我才能原谅你,嗯,就连你让那些家伙带走那么一大批设备的事都一起原谅。

真是好大一堆,多的让迪莉亚回忆起来就一阵窃笑,连那些身体强悍的超人都快要搬不动了,尤其那个粗壮矮胖的大胡子,都快要被身上的货物淹没了,说是给薇姐姐准备的工作福利,又在骗人了,薇姐姐哪里用得到那么多设备,而且,从来没听说过人工智能的外接设备里,还会包括反重力悬浮器和离子推进器在内的,那可都是只有浮空城才用得上的东西。而且,带走了那么多台泛用型电脑,理由居然是给薇姐姐找一群男朋友,免得她一个人太寂寞,真是笨蛋大叔,薇姐姐的眼神已经快要冒出火花了,大叔你等着吧,等你回去,痛苦的生活会伴随你很久的,嘿嘿嘿嘿。

伴随着快乐的思绪,迪莉亚的意识渐渐模糊,陷入了沉睡之中,躺在床上,女孩做了个幸福的梦,在梦里,没有灾难之源,没有逃亡舰队,没有危机四伏的宇宙,没有如影随形的绝望,只有正常的世界,正常的生活。在梦里,爸爸妈妈恢复了年轻的样子,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住在一栋不大但温馨的房子里,在梦里,自己就像正常的孩子那样上学放学,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在梦里,一天晚上,有人按响了门铃,开门一看,大叔正带着他的朋友们站在门口,露出亲切而熟悉的微笑。

下一刻,迪莉亚从梦境中醒来。

至少她觉得自己从梦境中醒来。

我这是在哪?女孩坐起身,愣愣的想着,她可以确定,自己不在入睡时的床上,甚至不在那艘熟悉的寒鸦号上,因为她一睁眼,就看到了漆黑而深邃的星空。

身下是粗糙坚硬的地面,头顶是星光闪烁的夜空,微风轻轻的从女孩的脸颊上拂过,风中没有飞船上习以为常的金属气味,纯净中带有一丝空灵。

抬头张望,一颗水蓝色的星球挂在天边的星空上,巨大的恒星如同火球一样,围绕着水蓝色的星球缓缓转动,比恒星更靠外的未知,数百颗若有若无,半实半虚的星球影像,正在以各自的轨道,同样围绕着蓝色星球旋转。更远的地方,亿万群星散发出点点星光,光华漫天,星光闪烁。

低头看看,脚下是暗红色的土地,地面贫瘠而荒芜,没有任何植物,也没有生命的气息,俯身抓起一把尘土,土壤干燥粗糙,在手里揉搓着就像沙砾一样,明明一点都不美,却给女孩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这是在哪颗行星上吗?女孩眨着迷茫的眼睛,完全弄不清发生了什么,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猛地站起身,向身后看去,身后是同样的星空,而不像她想象的那样,是恐怖而黑暗的灾难之源。

没有灾难之源?还是在星球的另一边?女孩皱了皱眉,有了更大胆的想法,还是说,我已经不在原本的世界里了?

不过,她已经顾不上想太多了,就在回头寻找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这里并非一颗荒芜的星星,因为她一回头,就看到一座宏伟的神殿,正静静地坐落在她背后的不远处。

迪莉亚从没有见过神殿,即便在童年的故事里也没有听说过,只是在教育时期的记忆力,听说过几次如此古老的称呼,冷冰冰的只是个名词而已,连形象都无从想象。然而当看到这座神殿的那一刻,女孩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这个名词,在她心里,只有神殿这个称呼,才足以形容眼前的建筑群。

宽敞的广场,耸立的神像,高大的建筑,洁白如玉的石阶,无尽的威严与神秘,由建筑群扑面而来,仿佛能直接感受到神灵的威仪。

“当,当,当”,几声悠长的钟声,从神殿深处响起,钟声带着无尽的穿透力,仿佛直指迪莉亚的灵魂深处,让她忍不住产生一种叩拜的冲动。

顺着钟声一路走过去,女孩走到神像下仰望雕像,女神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微微低垂着头,带着悲悯的表情俯视世间。又是莫名的亲切感,女孩看到神像,就仿佛看到了母亲一样的感觉,安全,放松,毫无防备。

“这里……难道是暗月女神的神殿?”女孩心里升起了奇怪的想法,明明处于两个世界,明明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迪莉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最不可能的答案,“奇怪,如果真是这样,我怎么会来这里?我不是应该在飞船上睡觉吗?不对,难道我现在还在做梦,只是白天祈祷的时间太多,才导致晚上做梦梦到了这里?也不对呀,就算是做梦,但我可从来没见过神殿,怎么可能梦到这么真实的场景,而且……五感……如此清晰,这根本就不像是在梦中。”

女孩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却又有着小小的期待,已经虔诚的信仰女神的她,内心深处是期盼着拜谒女神的宫殿,当面向女神献上自己的忠诚的,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即便只是在梦里,女孩也决定进入神殿内部,寻找女神大人的踪迹。

气喘吁吁的登上长长的石阶,费尽全力才推开神殿的大门,穿过布满镂花彩色玻璃的肃穆大厅,女孩站在大厅尽头的一处石台上,俯视抬下空荡荡的空间和一排排长条桌椅。这里是精神领袖宣讲教义的场所吧,女孩这样思考着,想象自己穿着圣袍站在台上,面对下面成千上万的褐星人信徒,娴熟的为信徒们解说着女神的意旨。

嘻,像模像样的摆了几个姿势,女孩偷笑着摇了摇头,像是完成了一个得意的恶作剧一样满足,在确认了大厅空无一人之后,悄悄的推开大厅之后的大门,进入了建筑群内部。

一推开门,眼前豁然开朗。

门后是一片宽敞的庭院,鲜花盛开,绿草茵茵,在外面贫瘠荒芜的对比下,这里简直像梦境一样美好。花园之中,白色的石柱直指天空,石柱上雕刻着美丽的花纹,仿佛并不普通,散发出阵阵温和的气息。

“暗月女神大人的宫殿真是个美丽的地方。”虽然毫无理由,但迪莉亚的心里,已经确定这里就是露娜的神殿的,这里的美丽与宏伟,的确远超女孩的想象,可惜,如果小家伙知道,这片美丽的建筑,在现实世界里只是一片摇摇欲坠的废墟,一定会哭出来吧。

“女神大人在哪里呢?”心里这样想着,迪莉亚的视线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透过花草树木的阻隔,凝聚在神殿内部一座小小的建筑里。比起周围的其他建筑,目标并不显眼,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女孩一看到就无法移开视线了,就像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

那就去看看吧,带着这样的想法,迪莉亚慢慢走向目标,一路上全身放松,一点警惕之心都没有,这里是女神大人的神殿,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作为女神大人的虔诚信徒,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迪莉亚越是接近目标,脚步就放的越慢,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阴影,圣职者的敏锐和灵性,让她敏锐的察觉到,一旦自己走进了目标,一切都会发生变化,也许……里面正有人在等待着她的到来。

“我可是要成为褐星文明英雄的迪莉亚。”女孩这样告诉自己,“还有什么事值得我去畏惧?”

心中给自己鼓着劲,女孩鼓起勇气,走进了目标建筑,门一推开,女孩就浑身一震,愣在原地。

房间里没有光源,然而迪莉亚仿佛看到了无数光辉,房间里没有声音,但女孩仿佛听到了嘹亮神圣的圣歌在耳边回荡,房间里几乎空无一物,只有一尊一人高的玉石雕像站在房间正中,散发着无尽的威仪,让凡人自惭形秽,以及在神像前,一位带着头冠,身穿黑色圣袍的女孩正在向神像跪拜,神情专注而虔诚,带着深深的眷恋。

你是……谁?迪莉亚可以确定,这个和自己本体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绝对不是自己信仰的暗月女神,但她刚想开口询问,就被跪拜的少女挥手阻止了。

少女并未对迪莉亚的出现表示诧异,甚至根本没有回头,只是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身侧,就像在对熟悉的朋友发出邀请一样随意。

迪莉亚愣了几秒,看看对方身上的黑袍,确认和自己身上是同样款式的,这才放下了疑惑和对陌生人的警惕,慢慢走到少女身边,学着她的样子,对面前的雕像跪了下来,双手十指在胸前交叉互握,闭上眼睛默默的祈祷。

“今天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说一遍,你认真记住,不要忘记。”少女终于结束了祈祷,她的声音清脆悦耳,语气却严肃甚至有些沉重,“我是露娜大人在凡世的代行者,暗月神殿的大主教,露娜大人的第一使徒,从教义上来说,教会在凡世的人事任命,都必须经由我的认可,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地位,更是应该由我当面祝福才算生效。这不是无用的仪式和礼仪,在规则上,这个仪式有它特定的意义,如果不进行的话,你是无法在你们的世界,行使代行者权柄的。”

“但是,由于你们的特殊性,短期内很难在现实意义上当面举行授权仪式,那就只能用这种方式了,还好虽然方式不同,但意义上还是被世界法则认可的,有完全的效果。因此,今天我请求女神大人恩准,把你的精神体召入女神大人的神国,虽然会花费一些力气,但可以避开世界屏障的障碍,让咱们两个当面交流。”

“作为女神大人的孩子,我不愿过多浪费大人的神力,所以就把前置的那些没意义的仪式性步骤省略了吧,咱们直接开始。”莉莎终于转头面对迪莉亚,脸上带着圣洁的微笑,没有像暗月圣职者应做的那样在胸前画圆,而是像凡人一样伸出手,“那么认识一下吧,我是大主教莉莎,你可以叫我莉莎大人,当然,我也特许你直接用名字来称呼我。”

“我……我是来自褐星的迪莉亚,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咬着嘴唇迟疑了片刻,还是握住了莉莎伸出的手,“按照你的说法,我应该是褐星世界的……的……”

“区主教,仅次于大主教的教会高层,当然,和战斗神官是不同的体系,没有可比性。”知道迪莉亚不了解教会的详细情况,莉莎主动替她补完了自我介绍,“你很高兴认识我吗?但是,其实我并不高兴。”

“咦?”迪莉亚发出短促的惊呼,不解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孩。

“其实我是很高兴你们加入暗月信徒的行列的,你们为女神大人带来了充足的信仰,为教会的发展也带来了极大的帮助,就凭这一点,我对你们的加入不止欢迎,甚至还充满了感激。”莉莎幽幽的解释道,“但是,从我个人来说,其实我并不喜欢你们,因为你们的出现,各个今后要操劳的事变的更多了,烦恼也更多了,最主要的是,我才是应该站在哥哥身边的那个人,但是你一出现就分走了哥哥的注意力,他甚至把建立信仰通道的荣誉安放在你和我的头上,还让我配合他一起说谎。”

“哈?你在说什么呀。”迪莉亚一脸莫名其妙,完全不理解莉莎的胡言乱语,“你哥哥是谁呀,还有,什么一起说谎,什么荣誉?”

“呵,没什么,看来哥哥果然又在骗人。”莉莎露出调皮的笑容,皱了皱鼻子狡黠的说道,“哥哥有时候笨笨的,完全忽略了咱们可以这样见面的,不过,我能猜到哥哥为什么说谎,看在他是为我着想的份上,虽然我很不喜欢,但还是勉为其难的装作不知道好了。”

“所以说,你的哥哥到底是谁呀。”

“你说呢?”

“是大叔?不会吧!”迪莉亚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你是大叔的妹妹?”

“哈,你叫他大叔,那我就更放心了。”莉莎看着迪莉亚的眼神变的更和蔼了,就连笑容都亲切了很多,“自我介绍到此结束吧,现在咱们正式开始。”

“啊?哦,好。”

“暗月照耀下,以无光之月第一使徒之名,认可迪莉亚褐星世界区主教一职,授予其代主行权之责……赞美主,赞美无光之月,圣哉。”

“圣哉。”

长沙市第四医院
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湖南治疗盆腔炎医院
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武汉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