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骑士号角 第五二八章 误会

2020-01-14 12:4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号角 第五二八章 误会

好奇怪的感觉

昏昏沉沉中,祖琳达费力睁开朦胧睡眼,想要动弹,却是浑身乏力,只能没劲地保持趴着的睡姿。

尾巴传来的触感,如同一阵阵电流,让身体更加酥麻舒服,她抑制不住地轻声哼着。

这样就是异性结合了吧,并没有族里说的那般可怕。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迷迷糊糊地这般想着,不过自己应该完成任务了吧

当祖琳达重新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她撑着地面坐直身体,搭在自己身上的小被褥悄然滑落。

肌肤受到冷意侵袭,让她身体不由一缩,连忙拾起散落在旁边的衣物。

一件件穿好后,她谨慎地将脑袋探出帐篷,天色只是蒙蒙亮,但她还是第一眼就看到熄灭的火堆,以及坐在旁边的男子。

小脸慢慢变得通红,心跳也不争气地加速,异样的表现让她连忙缩回帐篷,捧着脸颊大口喘着气。

酝酿了好久之后,她才恢复正常,鼓起勇气走出去。

尾椎的酸痛,让她行走有些不方便,这个她懂,第一次后的正常现象嘛,完全不用大惊小怪。

走到闭眼沉思的卡戎旁边,她用尾巴亲昵地碰了碰他的手臂。

“不继续休息?”

卡戎睁开眼睛,扭头望着扭捏绞着手指的少女,语气比昨天要缓和不少,这是因为他昨晚操之过急,不小心弄伤了对方。

祖琳达摇了摇头,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动静。

其他几个阿梵族少女起来了,隐约能听到她们的说话声。

鱼贯而出的几人看到卡戎,便过来行礼见过,和神经大条的祖琳达完全不同。

“你们尽快准备,半个小时后出发。”

卡戎淡淡地跟她们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理会。

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几人也只能散开进行洗漱,祖琳达也被拉着走开。

在她们刚准备好的时候,阴暗猎隼已经从空中俯冲下来,席卷的狂风使得潺潺溪水逆流,溅起一簇蔟小水花。

这次不用卡戎多话,娜拉几人轻车熟路地跟着爬上阴暗猎隼的背部,一行人再次出发。

在经过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祖琳达明显不再那么怕卡戎,两人肩膀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公分,不时就会磕碰到一起。

察觉到少女的亲近,卡戎并没有排斥,毕竟他手里还抓着对方的尾巴。

有时候不得不惊叹物种的神奇,初触柔软至极,仔细摩挲就能感受到内在的坚韧,但是这根尾巴实际上又是骨纤维组成。

从昨夜的检查里,他就发现祖琳达的尾巴是一块尾椎骨骼的延展,这块骨骼的硬度堪比高强度金属,蕴含着某种奇异的能量。

这种能量很可能与阿梵族的血脉有关,活性很高,按照他的猜想,就算尾巴因为不可抵抗力断了,还是可以再次长出来。

东方晨阳冉冉升起,和煦的光芒映照过来,坐在后排的波莉神色却是有些阴郁。

尽管她们后排几人面向后方,背对着前面两人,但这并不意味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位黑暗强者竟然一路攥着祖琳达的尾巴,她可以想象同伴此时所经受的屈辱,以及心中有多么无助。

都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才保护不好同伴,害她们险些被凶兽杀死,又让她们落入这名黑暗骑士手中,任对方摆布。

这些都是自己的错

“波莉,你怎么了?”

深陷自责的波莉被抓住手腕,她扭过头,看到娜拉关切的目光,于是轻轻摇着头,“没事,只是不小心扯到伤口。”

“昨晚敷的药效果不好吗?”另一边的厄休探身说道。

波莉言不由衷地嗯了一声,其实绷带包裹的创口很多都愈合了。

听到她们在说话,前面祖琳达也侧过脸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波莉转头望去,祖琳达不太自然的神色,让她内心充满悲愤,但还是努力镇定情绪。

“我没事。”

她不希望同伴在独自遭受欺晦的时候,还得花心思来关系自己。

“哦。”

祖琳达回过头,有些奇怪同伴的目光,不过这些很快就被她抛到后头。

尾巴传来酥麻的感觉,让她眼睛泪汪汪地看着身旁的卡戎。

旁边望过来的视线,卡戎自然有所察觉,他抬起头朝少女轻轻点头,以此肯定对方的配合。

不过祖琳达好像并没有看懂,捂着发红发热的脸颊,害羞地低下头去,这让他颇为无语。

由于选择的路线上荒凉险恶,因此人烟稀少,之后两天的路途相对都比较顺利。

没有机会逃跑,阿梵族少女们也渐渐熄了心思,变得老老实实,当然例外还是存在的。

那天傍晚降落时正好看到山顶有多处积水潭,于是搭建好临时营地的少女们,便开口请示卡戎。

在得到同意的答复后,她们带着立即跑到山顶泡泉沐浴。

营地暂时只剩卡戎一人,他尘埃不近身,纯净的体质也不易排杂质,根本没必要去浪费时间。

只不过在他推演片刻之后,名为波莉的少女已经只身回来。

对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意和怒火,行走的步伐越来越快,带着决绝迅猛的气势冲向自己。

对方一个箭步蹿到他身前,抬腿悍然扫出,仿佛一道铿锵有力的雷霆!

面对这凶悍的攻击,卡戎眼皮都懒得撩起,只是抬起手臂,进行最常规的格挡。

轰隆!!!

拳**击的瞬间,挤压坍塌的空气猛然爆炸,强劲的气流往四周滔滔倾泻。

不过少女这一击并没有起到效果,因为格挡的手臂佁然不动,没有被撼动分毫!

“无用功。”卡戎平静地看着对方的眼睛。

波莉目光冷冽,不发一语地收回长腿,闪身消失在原地,又突兀地出现在卡戎身后。

卡戎甩动左臂,恰到好处地抽中踢来的鞭腿,轻松挡住。

尽管明白实力差距,但是没有取得任何战果,还是让波莉咬牙切齿。

她保持着快速移动,像旋风环绕着敌人,同时小腿继续扩增,形如重锤,爆发的力量成倍上升。

连续不断地发起攻击,强度越来越迅猛,然而看似浑身破绽的敌人,不是抬手格挡,就是用小幅度位移精确避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波莉竭嘶底里地大喊着。

卡戎从容不迫地面对发狂的少女,专心收集数据。

和小不点用尾巴保持协调平衡身体不同,眼前这个拥有熊腿的少女,更侧重于力量爆发。

体积膨胀的小腿没有影响对方的敏捷,腿部力量接连增长后,已经有低阶大骑士的层级,也难怪能够一脚踢爆凶兽。

缺点是蓄势时间太久,如果没有机会用出来,实力等于大打扣折。

而且在他看来,过于依赖腿部力量的波莉,上肢力量实在过于羸弱。

发展不平衡的战士,很容易会被针对击杀。

也许是被敌人的态度所激怒,也可能是痛恨自己的无能,波莉最后完全撇弃了机动和防御。

她就站在卡戎对面,一次次全力踢出,却又被一次次挡住,直至精疲力竭。

“够了。”卡戎淡淡说着。

毛茸茸的小腿已经恢复正常大小,波莉双腿不断战栗着,身上的衣服、短裤都已经湿透,豆大的汗珠沿着大腿肌肤滑落。

在这种严重透支的情况下,她还想继续攻击。

不过即使性子再烈再野,体能终究是有限的,过度负荷的高强度爆发早已掏空她的身体。

卡戎走到这头受伤的野兽面前,对仇视的目光不以为意,“你对我是有什么不满?”

波莉死死咬着嘴唇,即使破皮流血,也不想回答他的话。

卡戎摇了摇头,打算转身离开。

“你对祖琳达做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波莉无比愤怒,她已经发现每夜祖琳达都会被带着进去另一个帐篷,想想都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更让她揪心的是,白天祖琳达还保持往常的神态,不让她们察觉担心。

那个傻瓜为什么不说出来

“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触碰摆弄她们阿梵族的特征部位是不可饶恕的冒犯?”

卡戎挑了挑眉毛,以他强势的性格,自然对这种事不以为然。

不过看在对方这么努力的份上,他还是决定说明一下。

“你知道我对祖琳达做了什么,那就应该明白那个小不点是自愿的。她很听话也很配合,所以我决定以温和的态度对待你们,还有你们的族群。”

“你应该感激你的同伴,正是她的缘故,我今天才没有打算杀你,但是没有下次了,所以你还是”

“好自为之。”

这些话仿佛冰冷刀子,不断刺入波莉的心脏,自己能保住一命,竟然还是因为祖琳达讨得对方欢心,而自己却没能好好保护好她,这是何等讽刺。

波莉失神地跪倒在地,只是很快就被卡戎拎起来,扔到召唤下来的阴暗猎隼背上,让后者将少女送往她同伴那边。

卡戎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在后头,整理起刚才收集的信息,他并没有意识到误会这种东西,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越来越多。

好奇怪的感觉

昏昏沉沉中,祖琳达费力睁开朦胧睡眼,想要动弹,却是浑身乏力,只能没劲地保持趴着的睡姿。

尾巴传来的触感,如同一阵阵电流,让身体更加酥麻舒服,她抑制不住地轻声哼着。

这样就是异性结合了吧,并没有族里说的那般可怕。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迷迷糊糊地这般想着,不过自己应该完成任务了吧

当祖琳达重新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她撑着地面坐直身体,搭在自己身上的小被褥悄然滑落。

肌肤受到冷意侵袭,让她身体不由一缩,连忙拾起散落在旁边的衣物。

一件件穿好后,她谨慎地将脑袋探出帐篷,天色只是蒙蒙亮,但她还是第一眼就看到熄灭的火堆,以及坐在旁边的男子。

小脸慢慢变得通红,心跳也不争气地加速,异样的表现让她连忙缩回帐篷,捧着脸颊大口喘着气。

酝酿了好久之后,她才恢复正常,鼓起勇气走出去。

尾椎的酸痛,让她行走有些不方便,这个她懂,第一次后的正常现象嘛,完全不用大惊小怪。

走到闭眼沉思的卡戎旁边,她用尾巴亲昵地碰了碰他的手臂。

“不继续休息?”

卡戎睁开眼睛,扭头望着扭捏绞着手指的少女,语气比昨天要缓和不少,这是因为他昨晚操之过急,不小心弄伤了对方。

祖琳达摇了摇头,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动静。

其他几个阿梵族少女起来了,隐约能听到她们的说话声。

鱼贯而出的几人看到卡戎,便过来行礼见过,和神经大条的祖琳达完全不同。

“你们尽快准备,半个小时后出发。”

卡戎淡淡地跟她们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理会。

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几人也只能散开进行洗漱,祖琳达也被拉着走开。

在她们刚准备好的时候,阴暗猎隼已经从空中俯冲下来,席卷的狂风使得潺潺溪水逆流,溅起一簇蔟小水花。

这次不用卡戎多话,娜拉几人轻车熟路地跟着爬上阴暗猎隼的背部,一行人再次出发。

在经过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祖琳达明显不再那么怕卡戎,两人肩膀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公分,不时就会磕碰到一起。

察觉到少女的亲近,卡戎并没有排斥,毕竟他手里还抓着对方的尾巴。

有时候不得不惊叹物种的神奇,初触柔软至极,仔细摩挲就能感受到内在的坚韧,但是这根尾巴实际上又是骨纤维组成。

从昨夜的检查里,他就发现祖琳达的尾巴是一块尾椎骨骼的延展,这块骨骼的硬度堪比高强度金属,蕴含着某种奇异的能量。

这种能量很可能与阿梵族的血脉有关,活性很高,按照他的猜想,就算尾巴因为不可抵抗力断了,还是可以再次长出来。

东方晨阳冉冉升起,和煦的光芒映照过来,坐在后排的波莉神色却是有些阴郁。

尽管她们后排几人面向后方,背对着前面两人,但这并不意味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位黑暗强者竟然一路攥着祖琳达的尾巴,她可以想象同伴此时所经受的屈辱,以及心中有多么无助。

都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才保护不好同伴,害她们险些被凶兽杀死,又让她们落入这名黑暗骑士手中,任对方摆布。

这些都是自己的错

“波莉,你怎么了?”

深陷自责的波莉被抓住手腕,她扭过头,看到娜拉关切的目光,于是轻轻摇着头,“没事,只是不小心扯到伤口。”

“昨晚敷的药效果不好吗?”另一边的厄休探身说道。

波莉言不由衷地嗯了一声,其实绷带包裹的创口很多都愈合了。

听到她们在说话,前面祖琳达也侧过脸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波莉转头望去,祖琳达不太自然的神色,让她内心充满悲愤,但还是努力镇定情绪。

“我没事。”

她不希望同伴在独自遭受欺晦的时候,还得花心思来关系自己。

“哦。”

祖琳达回过头,有些奇怪同伴的目光,不过这些很快就被她抛到后头。

尾巴传来酥麻的感觉,让她眼睛泪汪汪地看着身旁的卡戎。

旁边望过来的视线,卡戎自然有所察觉,他抬起头朝少女轻轻点头,以此肯定对方的配合。

不过祖琳达好像并没有看懂,捂着发红发热的脸颊,害羞地低下头去,这让他颇为无语。

由于选择的路线上荒凉险恶,因此人烟稀少,之后两天的路途相对都比较顺利。

没有机会逃跑,阿梵族少女们也渐渐熄了心思,变得老老实实,当然例外还是存在的。

那天傍晚降落时正好看到山顶有多处积水潭,于是搭建好临时营地的少女们,便开口请示卡戎。

在得到同意的答复后,她们带着立即跑到山顶泡泉沐浴。

营地暂时只剩卡戎一人,他尘埃不近身,纯净的体质也不易排杂质,根本没必要去浪费时间。

只不过在他推演片刻之后,名为波莉的少女已经只身回来。

对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意和怒火,行走的步伐越来越快,带着决绝迅猛的气势冲向自己。

对方一个箭步蹿到他身前,抬腿悍然扫出,仿佛一道铿锵有力的雷霆!

面对这凶悍的攻击,卡戎眼皮都懒得撩起,只是抬起手臂,进行最常规的格挡。

轰隆!!!

拳**击的瞬间,挤压坍塌的空气猛然爆炸,强劲的气流往四周滔滔倾泻。

不过少女这一击并没有起到效果,因为格挡的手臂佁然不动,没有被撼动分毫!

“无用功。”卡戎平静地看着对方的眼睛。

波莉目光冷冽,不发一语地收回长腿,闪身消失在原地,又突兀地出现在卡戎身后。

卡戎甩动左臂,恰到好处地抽中踢来的鞭腿,轻松挡住。

尽管明白实力差距,但是没有取得任何战果,还是让波莉咬牙切齿。

她保持着快速移动,像旋风环绕着敌人,同时小腿继续扩增,形如重锤,爆发的力量成倍上升。

连续不断地发起攻击,强度越来越迅猛,然而看似浑身破绽的敌人,不是抬手格挡,就是用小幅度位移精确避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波莉竭嘶底里地大喊着。

卡戎从容不迫地面对发狂的少女,专心收集数据。

和小不点用尾巴保持协调平衡身体不同,眼前这个拥有熊腿的少女,更侧重于力量爆发。

体积膨胀的小腿没有影响对方的敏捷,腿部力量接连增长后,已经有低阶大骑士的层级,也难怪能够一脚踢爆凶兽。

缺点是蓄势时间太久,如果没有机会用出来,实力等于大打扣折。

而且在他看来,过于依赖腿部力量的波莉,上肢力量实在过于羸弱。

发展不平衡的战士,很容易会被针对击杀。

也许是被敌人的态度所激怒,也可能是痛恨自己的无能,波莉最后完全撇弃了机动和防御。

她就站在卡戎对面,一次次全力踢出,却又被一次次挡住,直至精疲力竭。

“够了。”卡戎淡淡说着。

毛茸茸的小腿已经恢复正常大小,波莉双腿不断战栗着,身上的衣服、短裤都已经湿透,豆大的汗珠沿着大腿肌肤滑落。

在这种严重透支的情况下,她还想继续攻击。

不过即使性子再烈再野,体能终究是有限的,过度负荷的高强度爆发早已掏空她的身体。

卡戎走到这头受伤的野兽面前,对仇视的目光不以为意,“你对我是有什么不满?”

波莉死死咬着嘴唇,即使破皮流血,也不想回答他的话。

卡戎摇了摇头,打算转身离开。

“你对祖琳达做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波莉无比愤怒,她已经发现每夜祖琳达都会被带着进去另一个帐篷,想想都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更让她揪心的是,白天祖琳达还保持往常的神态,不让她们察觉担心。

那个傻瓜为什么不说出来

“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触碰摆弄她们阿梵族的特征部位是不可饶恕的冒犯?”

卡戎挑了挑眉毛,以他强势的性格,自然对这种事不以为然。

不过看在对方这么努力的份上,他还是决定说明一下。

“你知道我对祖琳达做了什么,那就应该明白那个小不点是自愿的。她很听话也很配合,所以我决定以温和的态度对待你们,还有你们的族群。”

“你应该感激你的同伴,正是她的缘故,我今天才没有打算杀你,但是没有下次了,所以你还是”

“好自为之。”

这些话仿佛冰冷刀子,不断刺入波莉的心脏,自己能保住一命,竟然还是因为祖琳达讨得对方欢心,而自己却没能好好保护好她,这是何等讽刺。

波莉失神地跪倒在地,只是很快就被卡戎拎起来,扔到召唤下来的阴暗猎隼背上,让后者将少女送往她同伴那边。

卡戎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在后头,整理起刚才收集的信息,他并没有意识到误会这种东西,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越来越多。

驻马店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哪个好
河源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吉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营口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