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青帝 第1576章 世界疫苗(下)

2020-01-14 11:5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1576章 世界疫苗(下)

高台上,帝君突出声:“这计划还有谁知道?”

叶青躬身:“除我和芊芊主持植被,及女娲独立提出类似建议而进入知情圈,目前还没有别人知道……哦,对了,她们私下里称之,漫天过海!”

说起这个他不禁微微一笑,其实女娲提出的是用她山河社稷图给芊芊做二号植物园,就可以避开芊芊自己仙境内部特殊不便示人的天罗青种秘密,在不与青脉高层产生矛盾的前提下尽可能多保存元气,为此女娲都不惜自己搭上山河社稷图法宝被外域法则污染风险,或说她兼容两域道法觉得自己还是能撑住。

但叶青自不会让她一个人承担,而是将整个方案在自己胎膜世界验证数据后扩大到整个主世界,至少也是青脉的地盘上。

这时一提出,果全场皆惊,东荒天仙凝眉问:“你这是……准备利用人道开垦的本能,来蚕食外域土属、青属法则而催发成长?”

“东荒道友。”

叶青看向这个大司命和少司命姐妹的师傅,因她们关系而态度尊敬,说:“比仙人、仙朝进行拔苗助长更高一层,是以世界进行拔苗助长……当我体会到并承认外域世界强大并心生敬畏时,反过来也是我们越来越接近这一对手时,以敌为师,师其长技为己用,反过来制之……这其实也是人道国战的故技,不是么?”

“故技?真说起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什么不是故技?”

东荒天仙是当过皇帝的人,自是懂得这个,微微一笑,抛砖引玉引导就不再言……其实是看在两个女徒的份上,免费给她们知交叶青做了一次善缘,也有让叶青在虚空深处陨石群里多照顾照顾她们的意图。

天仙这时听了都摇首:“青谨道友虽这样谦逊,但能想到,你已不是新晋,而有了天仙视角,看来此前再金桐殿的先天梧桐树内学习收获匪浅啊!”

叶青神情谦逊,学越多越知道自己无知,单论整体见识与这些多少万年修行前辈差距还是很大,不能因他们抬高赞誉就飘飘:“我只是因某些原因,看问题的角度有些特殊罢了。”

某些原因?

无论男仙和女仙都有点稀奇打量叶青,就算天仙视角,也通常习惯本域立场,而以此基础再创意对策都显得保守,听说过女娲是吞并外域雪云仙而兼具两域,她独立提出来不奇怪。

但连同龙纹刺梅来源神秘的外域母本种子在内,无论是在外域龙族还是在投降的青属地仙手上获得,这都是一个非常长期未雨绸缪,肯定是叶青早就计划了,就不知道他又怎么有着兼同本域外域的独特视角――因这其实并不是特别难想到的方法,戳破了也就是一层窗户纸,但没有这种视角,没提出前,在场天仙谁也没来得及想到这点!

不过叶青是天仙,完全不需要解释是什么原因,天仙都不追问。

而高台上,青帝就适时开口:“此事甚善,优先培养杂交物种来使得民众提前适应,仙道战略和人道战略双管齐下,青谨道友继续负责建立仙朝来败敌人,至于明年初的仙朝建立各项规章和利益分配,诸卿可以后续再讨论。”

众仙也就知道叶青这一把争取到预算倾斜了,不过也没在意,培植人道拔苗助长,乃至这巅峰的瞒天过海计划,提前一步针对改变凡人体质,都是对整个青脉也就是对身为青脉高层都是有利,而且这场会议并非就是定案,而是有着许多方方面面细节讨论,仙朝建立后也还有细分的地方利益要争……扎根地气会极大地强化整个青脉集团力量。

叶青再次向帝君稽首,又向天仙点首:“刚才说了,人道适应,青脉适应,世界适应――这种新品种大规模种植,对世界是一个良性刺激,理论上,惠及别脉是时间的问题,但问题就是时间。”

“别脉不种植的话,自落后了些。”

“这在两域将冲撞融合时,或就是致命之处。”

“因此,先在本脉和受我们控制的人道区域进行大规模种植,其种子已加密,别脉要破解也不难,但是需要时间,而且还有外域种子的问题。”

“因此,不得不向本脉购买。”

“同盟归同盟,生意归生意,这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本脉的实力和资源,为进一步融和后的生死之战作准备。”

生死之战,这四个字,叶青是加大了语气,不过他过虑了,本脉天仙没有圣母,都是大声叫好,会议开始向着细节深入争论,叶青吃到了最大肥肉,也不再说话,免得拉仇恨,反正第八汉帝国是他来开,最后谁也绕不过他。

青鸾仙子在一旁始终不动声色,隐蔽看了高台珠帘后的身影一眼。

她和自家道侣都知道叶青在外域有个分身卧底而形成独特兼容两域视角,那是已沉睡的野生帝君分身在之前委托黑帝传达的一枚青环,留空而默契暗示的信息,后来这一次红云门集体被算计,非同寻常,在青脉天仙眼里是非常显著的棋盘外信息不对称,都以为是帝君布置。

只有她和帝君知道这不是,完全是叶青独力策划狩猎的收获!

为此前些时候干脆询问叶青时,叶青坦然承认这是自己山寨模仿帝君分身坑杀苍窍亚圣的启发,丝毫没有隐瞒,只是没有说分身姓名和位置,以及算计的人是谁,免引起天机感应,但她对战场分析和某种风格,也有了点自己的猜测……

真想不到,那家伙这样胆大到连亚圣母女都敢算计,不,这家伙一向胆大包天,什么都敢……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似乎觉察到青鸾仙子的幽幽怨念目光,叶青转首看了看她,是误会了她责怪自己不先和她说一声的意思,暗中传音:“仙子别看我,帝君不也是在准备利用天地至信的优势?”

“上次赔上一艘星君舰送出去的暗子,分明要设法取回大荒铁树青种迅速建立新约,与两个世界至信契约就等于与新世界契约,给我以很大启发……其实本来是很保险、可攻可守的仙道策略。”

“那你现在还争人道预算。”青鸾仙子没好气传音,这难免会削弱帝君在仙道方面布置,但帝君又表态支持叶青的补充,天地至信和对青脉感都会让其这样做,但这总感觉自家道侣给叶青抢了一次机会,她觉得有点不爽……偏偏不能说出这种不爽。

叶青察言观色,也不吭声了,芊芊就是经常奇怪想法心情,青鸾仙子似乎也是,这时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仙天计划,方舟计划,道衣计划,地计划,漫天过海计划……在青乾殿内这场会议,看似只有十一个青脉天仙知情参与的会议,但每个天仙背后都有许多地仙真仙,以及它们的附庸仙门的利益和立场,尤其叶青以即将到来的新朝之主提出来自人道的建议,更将这一场小小的会议变成了数以亿计的诉求。

没有人不恐惧灭世天灾,没有不想活下去,但总有人能活,有人会死,林林总总的气运形成洪流,让每个青脉天仙心底都沉甸甸,因青脉信息管控机制层层上溯,谁都可以探知底层建议,但没有人知道顶层决定,十一个天仙现在就是信息的黑匣子,出了这殿,绝不会再对外泄露半分内情。

甚至不作为也是可以,这两年没有人可以夺走青脉对世界的主导权,再怎么样保守迟缓也不会比黄脉更糟糕,但刚刚晋位至此的青脉自不可能故步自封,天降大任的使命感让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竭尽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并不惜消耗性补贴资源缺口……

就是为了在百万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想方设法完成所有智慧生命与世界一次续约,这时多少筹码堆上去,都不吝惜。

不过谁都没说话,因过于高速浩繁的信息汇流让每个天仙都选择了元神直接神识交流,胜过口头语速千万倍的信息,在殿内空气里搅动着灵气形成一张淡青透明的络,似真似幻,叶青见此心神一凛:“这是……”

“我忘了青谨你还没见过。”青鸾仙子的神识传入,对他说:“这是高度凝聚的具现,某种意义上它的强度比每个天仙自身元神都更凝聚,不过临时路范围小,而且能级过高不持久,它低级广域版本就是阴阳天罗通讯。”

“别脉有这种么?”

“他们也可以,但没有我们信息交流机制完善,最重要……没有我们相互信任,某种意义上敞开部分表面意识,不适应信息自控的别脉天仙都是多少会泄漏自身秘密,尤其缺乏一个我们帝君那样天地至信的交流安全阀秘钥,所以基本不干。”青鸾仙子这时神识十分活泼,似是被队友们的活跃神识刺激感染,与她平时的慵懒很不一样。

叶青觉得这种样子的青鸾也很有趣,可惜不能常见,又想到些,问着:“那岂不是等于,过去每次策划都是本脉十个天仙吊打敌人个体?”

范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曙光地址
呼和浩特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包头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盐城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