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觅仙 第五百二十一章 赌战(十五)

2019-10-12 18:09: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五百二十一章 赌战(十五)

“原来他是天选之光修士”李慕然心中一惊。

安姓青年体表泛出的法相之光,也是真我法相。其光晕的形态、层数,与《逆仙诀》中记载的、天选之光资质的修士将逆仙九转修炼完毕后的法相之光形态一模一样。

“竟然是一位一出手就开祖窍神光的天选之光修士,难怪会引起星辰真人的重视并收为亲传弟子。”李慕然眉头微皱,对方也修炼了逆仙诀,而且已经修炼完逆仙九转,论法力之深厚,比自己还高出两成

李慕然对付同阶修士时总是大占上风,除了他手段丰富多样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法力比同阶修士深厚许多,所以只要正面交锋不输给对手,几个回合之后,当对手消耗了太多真元法力,李慕然就是必胜疑。

而如今这个局面恰恰相反。

李慕然已经耗了不少真元法力,而他的对手安姓青年却没有损失什么法力、只是用出了不少鲜血。再加上安姓青年比李慕然多修炼了逆仙二转,法力为深厚,若是这样苦斗下去,情势对李慕然十分不利。

安姓青年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祭出真我法相之光后,立刻又是双掌一拍,顿时又有万丈光芒从他掌心处闪耀而出,照向李慕然。

这万丈光芒犹如骄阳之光要将一切都融化,刹那间便将李慕然裹在其中。

李慕然体表的真我法相之光,片刻间便在对方万丈光芒的照耀下消融于形,大量的光芒照耀在李慕然肉身之上,如同数细小的针芒,刺痛着他的肌肤。

李慕然的肉身,却突然间泛出了一层刺目的金光,却是他将炼体术激发到了极致。

金光闪闪的肉身,硬抗住了万丈光芒的攻击;一阵刺目耀眼的光芒过后,李慕然依然飘在半空中,巍然不动

安姓青年先是微微一惊,随即轻笑一声道:“安某早知你肉身修炼不俗,但想不到你只凭炼体神通,就能挡住安某的万丈光芒一击”

“不过,若是将逆仙九转修炼完毕,还有一种为强大的神通,却不知你的炼体术是否可以承受的住”安姓青年说罢,身泛出的光芒盛,他双手掐出一个奇怪的法诀,然后忽然间大喝一声。

喝声中,一道耀眼的光芒激射而出,让整个比试台都变成白茫茫一片。周围观战的低阶修士,纷纷闭上双目,一些靠的较近的低阶修士,立刻便是双目流血,即便闭上了双目,恐怕也要失明数日、不能视物。

即便是那些法相期的长老,也纷纷闭上双目、或是转过身去,不敢直视。只有星辰真人和玉面魔君,还能双目微眯的看向比试台。

“逆灵之光”李慕然双目一缩,这的确是《逆仙诀》记载的一种强大神通,本来只有真身期修为才能施展

,但如果将《逆仙诀》修炼到逆仙九转,法力极为身后,也能勉强施展此等神通。

李慕然立刻也是强运体内真元法力,也是双掌一拍的祭出了万丈光芒,同时,他还激发了体内的麒麟血脉,一瞬间体表金光闪闪,上了一层麒麟虚影

几种光属性神通的较量下,虽然声息,但却有刺目的光芒不断闪耀,让周围的观战修士根本法睁开双目,而即便他们动用神念查探,神念也会瞬间被光芒吞噬――毕竟论是万丈光芒,还是逆灵之光,都蕴含了散失之光、神灭之光的威能,十分克制各种元气、神念类神通。

所以低阶修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他们感觉到似乎平静一些后、再睁开眼时,这一回合的对决已经结束。

李慕然仍在飘在原处,他身上的真我法相之光和金麒麟虚影,都已经消失不见。

安姓青年也是一脸的惊讶,他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他的肉身究竟有多么强大?竟然连逆灵之光都可以挡住?”

李慕然不动声色的飘在半空中,但片刻之后,他忍不住张口一喷,“哇”的喷出了一团暗黑淤血。

“哈哈”安姓青年心中一松,面露喜色:“他果然扛不住逆灵之光,已经受了一些轻伤。”

“逆灵之光果然强大,若是我的炼体术稍差一些,只怕已经形神俱灭”李慕然心中暗惊。

“你能挡住一招逆灵之光,已经让安某刮目相看此前你能连胜四场,果然不是偶然”安姓青年轻声说道,“不过,你恐怕不能再抵挡第二道逆灵之光了”

李慕然双目一凝,回应道:“话虽如此但逆灵之光耗的法力极大,恐怕你也法再祭出第二道逆灵之光”

“是么?”安姓青年冷笑一声,“那就让你见识下安某的手段”

安姓青年忽然一咬舌尖,“噗”的一声又吐出了一片血雾,这片血雾却落在他自己的法相之光上。

血雾立刻融入了法相之光中、不留下一点痕迹,陡然间,他原本因为法力消耗太多而有些黯淡的法相之光竟然又变得强盛之极。

“沸血之术”魔魂立刻提醒道:“这正是血魔一族常用的一种神通,血魔一族的魔修,到了重要关头,往往能施展出这种神通,一下子法力大涨、实力也一瞬间强大许多,你要小心”

“奇怪,既然这是魔功,为何会提升他的真我法相之光?”李慕然眉头一皱的问道。

魔魂说道:“老夫早已经说过,下界的天地元气混杂,你等修炼出来的灵力、魔气,其实完可以混为一谈。他动用这种秘术,大大提升了自己的法力,论是什么功法的神通,都能施展不过这种沸血之术也有弊端,那就是不能持续太长时间。”

魔魂提点李慕然的同时,安姓青年一声得意的狞笑,然后再次调动身法力,大喝一声,再次祭出了一道刺目之极的白光。

这一次,观战的众人早有准备,纷纷闭目或是转身,不敢再看,也不敢祭出神念查探。

这一场赌战虽然精彩,但他们恐怕只能看到结果,却看不到细致的经过。

一阵闪耀的光芒在比试台上升起、照耀四周。

光芒落下后,众人纷纷回过神来并睁开了双目。

他们看到的一幕,让他们都大吃一惊

此时的李慕然,仍然飘在原处,只是他的身上,竟然魔气腾腾而且他散发的魔气之精纯,完不在西魔宗一于魔修之下

“你不但修炼了魔功,而且竟然如此精纯”安姓青年大惊的失声喊道。

刚才的那一击中,安姓青年满心以为自己可以一举击败李慕然,谁知李慕然竟然突然间施展出一缕真魔之气,刹那间身魔气腾腾,并且,正是在这缕真魔之气的抵挡下,李慕然化解了对手祭出的逆灵之光。

“幸亏是源自魔界的真魔之气,若是下界修炼出的普通魔气,即便再精纯,在逆灵之光面前,也是不堪一击”魔魂语气一松的说道。

玉面魔君也是大为震惊,他不禁质问道:“天山宗的长老,怎么会修炼魔功?”

星辰真人虽然也是十分惊讶,但很就收起讶异之色,微微一笑道:“西魔宗的长老,可以使用我天山宗的功法;而我天山宗的长老,当然也可以使用魔功玉面魔君先前不是亲口说过么,此战只决胜负,不问神通功法”

玉面魔君眉头一皱,他先前的确当众说过这种言语,此时当然不便收回。

他淡淡的点了点头,只好认可李慕然继续使用魔功作战,同时双目微缩的不住打量李慕然,想要看看李慕然所修魔功的来历。

让他惊讶的是,李慕然修炼的魔功太过诡异,连他这个真身中期的魔修,都看不出来历

李慕然祭出真魔之气后,索性便施展暗夜诀功法,双眸中暗光闪烁,掌心处也聚集了一片黑光,一掌掌拍下,便是一道道禁锢之力极强的黑洞术,向安姓青年不断击去。

安姓青年也是不断的施展灵光神通,用一道道闪耀的光柱,击穿一个个黑洞术。

两种神通,一灵一魔,一光一暗,正是对头,互相克制。

二人激斗一番后,仍然难分胜负。

在不远处观战的中玉,见到这一幕后,不禁眉头一皱,喃喃说道:“西魔宗长老使用的正道功法高明,天山宗的长老却魔功强,这,这成何体统

中玉的声音不大,却传入了不少修士的耳中,都是暗暗点头。

这番话说倒是说中了不少修士的心思,如今这两人各自代表西魔宗和天山宗出战,使用的神通功法,却像是对方宗门该有的功法。如果有人刚刚来到附近观战,并不知这二人来历,只看功法的话,还会以为李慕然是西魔宗长老,而安姓青年却是天山宗修士

玉面魔君和星辰真人闻言,都是颇为尴尬,但为了在赌战中胜出,也不好制止安姓青年和李慕然施展各自功法。

天山宗众人都是各怀心思,默默观战。当李慕然祭出一道道魔气腾腾的功法时,周围的欢呼声,也变弱了许多。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门诊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在哪
北京熙仁医院博士专家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到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