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四百三十二章强势退三杰

2020-01-14 09:4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四百三十二章强势退三杰

第四百三十二章强势退三杰

“给我滚开啊!”

钟庆生骇然失色,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威胁。他满头发丝喷张,血眸猩红,仰天怒啸。

真元沸腾,鲜血燃烧,那背负在头顶的血鹰的兽魂猛然扑落。双爪如利剑,抓进了战戟上。铛的一声巨响,战戟被震偏。

“噗嗤!”

然而尽管如此,战戟错开了钟庆生的心脏,却依然将后者的胸膛划开了一道血痕。深可入骨,带起一抹猩红的血箭在半空中飘洒。

钟庆生一声惨叫,跌跌撞撞的后退而开。

此时此刻,钟庆生彻底落败,因为轻敌,让他受到了惨重的教训。胸骨被挑断了三根,险些伤及内脏。若非是血鹰兽魂突然守护,秦鸿这一戟完全可将其活生生的钉死。

“算你运气!”

秦鸿收戟而回,看着钟庆生冷哼道。

此番话出,钟庆生的一张脸孔都是彻底狰狞,铁青一片,难看至极。秦鸿的这番藐视,可真是赤果果的打脸,毫不留情的在践踏的尊严。

在这之前,他何其高傲,藐视秦鸿,小觑对方。那态度如同看待一只蝼蚁,完全不放在眼里。

然而此时,秦鸿击败了他,冷漠的言语返还给他,那种藐视是何等的愤怒?

“我要你死!”

钟庆生吼啸,彻底发狂。胸前伤口曦光灿灿,浑身精气神燃烧,治愈着伤口。同时间他浑身气息暴涨,血眸更是猩红,煞气深沉。

这股气息爆发,让得附近的天剑宗严林和烈焰门炎烈都是勃然色变,神色一片凝重。继而转头看向秦鸿,不免神思凝重。

这小子倒是不简单,居然将钟庆生逼到了这样的地步,后者这是拼命了,要展开绝杀,不容秦鸿存活。

“不知所谓!”

秦鸿有所觉察,焉能让其如愿,陡然一步跨出,如电般窜进了钟庆生的身前。战戟腾空,倏然间刺向了对方的眉心。

这是要展开绝杀,不给钟庆生半点机会。对方都对他抱了必杀之心,他秦鸿也不是什么善人,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无知竖子,去死!”

钟庆生怒吼,双手都是覆盖上了鳞甲,一头蛟龙状的兽魂盘绕周身,暴戾的气息横扫诸天,让得四周虚空都是崩裂。

双手轰了出去,如同一头蛟龙吼啸着杀向了秦鸿。这一击狂暴无尽,足以毁灭万丈大山,可崩断大海江湖。

然而,眼看着即将和秦鸿发生激烈触碰时,前方虚空波动,秦鸿的身影陡然消失无踪。可怕的力量从前方轰过,竟是直接失去了目标。

五行遁术!

秦鸿施展开来,身影一闪而逝,直接出现在了钟庆生的后背。战戟陡然浮现,朝下力劈。万丈厉芒撕碎苍穹,将钟庆生后背的那尊血鹰兽魂直接撕裂。

“啊!”

钟庆生惨叫着横飞,朝着地面跌落而去。血鹰兽魂被撕碎,这让钟庆生彻底伤及根本。那尊血鹰可是他的本命兽魂,与他的神魂相互融合。

血鹰受损,让钟庆生神魂破裂,霎时大损,遭受重创。

“不自量力,就这实力,也敢出来拦路抢劫?”

秦鸿不曾再继续出手,冷然一哼,这番话语比任何攻击都要歹毒。钟庆生闻音,急怒攻心,直接在半空中晕厥了下来。

百兽门一些弟子惊呼而起,接住了钟庆生的身体,一个个的神色灰败。

人群沉默,看着半空中矗立的秦鸿敬畏起来,后者手持战戟,战戟上血液滴落,那是钟庆生的鲜血,不曾洒干。此刻嘀嗒溅落虚空,绚丽无比。

没有比这更震慑人心的动心,秦鸿展露出的实力,且杀伐果断,着实让人忌惮。别说那些弟子,就算是严林和炎烈都是神色一沉,原本的心高气傲收敛了,看向秦鸿的目光都是凝重起来。

能够伤得了钟庆生,这证明对方的实力不比他们差。真要是单对单,他们未必能够有制胜的把握。

“可还要战?”

然在这时,秦鸿却是战戟转身,指向了严林和炎烈,冲着二人冷然断喝。那桀骜的身影狂霸无比,如同一尊战神,傲气冲霄。

严林和炎烈二人的眉色微凝,眸子中神光闪烁,像是在思考,显得有几分迟疑。

然而,秦鸿却根本不给他们回应的机会。陡然间只见秦鸿一步踏空,如同一头天鹏扑向了炎烈。

“要战便战!”

断喝声如雷,秦鸿双手舞动战戟,千万厉芒汇聚成漫天风暴,当头斩向了炎烈。这一击令天地失色,比起先前都更要可怕。

炎烈当场变色,一声怒吼,挥动双拳轰了出去。漫天火海翻滚,化作一片汪洋,迎向了那片杀戮风暴。

双双碰撞,能量抨击,杀得天昏地暗,虚空崩裂,最终风暴消散,火海亦是被撕成粉碎。

劲风呼啸,隐约带着大片炽热,让得炎烈的赤发飞舞,粗犷的面孔都是一片深沉。

“战!”

而在这时,秦鸿身影一转,陡然横空而过,又是杀向了天剑宗严林。战戟朝前疾刺而出,真元翻滚,形成了一头巨型蛟蟒,咆哮着冲向了严林。

威势磅礴,崩天裂地,让得严林都是神色一变,暗道强悍。

“断!”

倏然间,严林冲天直上,双手擒握一把利剑,斩出了一道辟天剑芒。如一挂银河,斩断苍穹,直将蛟蟒阻截了下来。

但庞大的力量碰撞,形成了可怕的能量风暴,撕碎了大片虚空,让得严林自己都是被迫避退,横飞数百丈远。

这一幕,看得人群惊颤,哗然惊呼。

秦鸿以一敌二,迫退双杰,让得这些成皇路大成的俊彦都是无法匹敌。这份威势只怕在天下青年一代中都是排得上名次。

“还战否?”

虚空中,秦鸿稳住了身形,战戟擒握在手,霸气绝伦。他环视左右,看着严林和炎烈喝问一声,狂霸的声音盘旋许久,却无人敢应。

严林和炎烈都是沉默了,竟是不敢回应。被秦鸿一力迫退,二人都是心生忌惮。

秦鸿眉色冷淡,随意的瞥了二人一眼。随即战戟消失,他随意的挥挥袖口,竟是大大方方的转身就走。

就此离去,头也不回。

人群见此一幕,不禁暗惊。好大的魄力,竟敢如此猖獗。这般姿态,摆明了是不将三大俊彦放在眼里啊,赤果果的嚣张藐视。

然而,在人群期待的眼神中,炎烈和严林抽了抽嘴角,都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怫然不悦的背道而驰。

都走了?

都放弃了吗?

观望的人群错愕不已,秦鸿震慑群雄,杀得一干人杰都是不敢阻挠了吗?

心头震骇,却无人回应,只能够目睹着秦鸿离开。

至今开始,秦鸿的身影只怕要被世人所流传,杀退三大俊彦,这般威势足以在天下青年一代中排得上名次。如此俊杰英豪,足以榜上有名。

……

荒原浩瀚,丘陵起伏,一片荒僻的大地,看不见人烟。

远方天穹上,传来破空声,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这片荒山中。寻了处偏僻地,秦鸿便是跌坐下来,脸色亦是有些苍白。

强势迫退三位成皇路大成的俊彦,秦鸿可不是表面上那般轻松。虽然不曾受伤,但亦是有些脱力。

跌落在地,秦鸿吐了口气,只觉浑身肌肉一阵胀痛。全力施为,强势战三杰,美名虽胜,但终究是耗损不小。

“成皇路大成的俊彦果然不能小觑,这类人杰都已是触及到了皇境门槛。真要是拼起命来,绝对会是毁天灭地的。”

秦鸿暗道,长吐了口气。随即盘坐入定,恢复着己身气力。

……

茫茫谷原中,一片僻静的山地上,一群人在狂奔。这些人有男有女,朝着远方迅速奔逃。他们皆都衣衫凌乱,发丝狂舞,看起来很是狼狈。

在他们的身后,有着一道超然的桀骜身影横空而来,不紧不慢的跟随在他们的身后。看他那不紧不慢的样子,以及嘴角脸上的不屑笑容,显然是在玩着猫戏老鼠的游戏。

“你们逃不掉的,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留下来,随我一起走吧。”

那道桀骜身影轻笑,声音不大,却是传遍了大片区域,清晰的落入了那些人的耳中。

“呸!”

一位成熟丰韵的女子回头唾弃了一声,那张妩媚的脸孔满是愤怒。

“齐柔公主果然妩媚动人,如此搔首弄姿,可是让裘某都是心动不已。如此美人儿,不妨从了裘某如何?”

身后青年轻狂一笑,陡然加速,如同一颗流星扑落而下,直接出现在了那女子身后不远。大手探出,朝着女子的腰肢搂了过去。

这是羞辱,赤果果的羞辱!

“裘士仁,滚开!”

齐柔怒喝,回身斩出一剑,意图迫退裘家世子。但那剑芒还不曾暴涨,便见一只大手轻轻按在了上面,指尖轻轻一震,直接崩灭掉了。

“齐柔公主何必羞涩,裘某一代大族世子,身份不比公主差上分毫。且裘某天资卓越,若娶公主为妾,也不算委屈。”裘家世子轻笑一声,平淡的语气让得齐柔满脸的羞愤。

这家伙欺人太甚!

一干人闻言,皆都是神色冷怒,却是无可奈何,根本斗不过裘家世子。他们虽然都为天骄,但年纪太轻,修为不足,暂时间无法与裘家世子相提并论。

“齐柔师姐速走,我来拦住他!”

眼看着裘家世子的大手即将揽住齐柔的腰肢,侧方一道倩影疾掠而来,手中一面圆月古镜绽放神光,冲出一道光柱,朝着裘家世子轰了出去。

“雪月公主不必如此投怀送抱,裘某自会宠溺于你。”

看着冲来的女子,裘家世子浑然不惧,舍弃了齐柔,转头扑向了对方。浑身光芒炽烈,一件古色铠甲套在了身上,炽盛曦光足可以防御皇境一击。

AA

山西省荣军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康复医学部预约挂号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中山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潍坊牛皮癣十佳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