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补天道 第799章 八三三百鸟聚集处,别有阴暗声

2020-01-14 11:15: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第799章 八三三百鸟聚集处,别有阴暗声

孟帅和鸿鹄行走在黑暗中,这一次,不是漫无目的的前进,而是接受了小鸿的指点。

小鸿,就是那只雏鸟,鸿鹄喜爱它,将自己以前的名字送给了它。

本来小鸿是老灰派来阻挡他们的,但小鸿软磨硬泡,也是这小家伙年纪小,没见过什么,最终答应了带小鸿去祭祀的地方。孟帅也稍微放心,有小鸿带着,总不会直接带进鸟肚子里去吧。

走了一阵,周围开始出现声音。

鸟叫,各种鸟叫。

低沉的,尖利的,高亢的,各种鸟鸣如开了锅一般,出现在耳畔,震得翁翁直响。

虽然看不清,但孟帅却已经能脑补出外面是怎么样的情形。在火山底下,他曾经见过一次百鸟云集的情形,想来此地也不遑多让。

不过,这里的鸟儿品种应该不同,火山下的百年,大多都带些火的属性,这里的鸟儿大概都有些黑暗属性?

想到这里,孟帅紧张起来,黑暗属的禽鸟,凶残者众多,万一有个炸窝,自己等人还不在两眼一抹黑中被撕成碎片?

他是习惯性紧张,鸿鹄却轻声道:“凤凰之畔,必有百鸟,果然如此。可惜我看不见,不能看到这五彩缤纷的美景。”

孟帅道:“多亏看不见,我们这裸猿在人家鸟类中多显眼?就这还要担心我们的声音和它们不同,被围观呢。你说我们要不要学鸟叫?”

鸿鹄道:“好啊,你先学一个听听?”

孟帅无奈道:“我哪有那个本事?你能听懂鸟语,是不是?”

鸿鹄道:“这可不敢说。我能和小鸿交流,但可不敢说听懂所有鸟语,它们又不是通用的。而且大部分鸟语,很难说是一门语言,没有明确的意思,最多只是包含一些信息和情感,大略知道它在表达什么已经很好了。”

孟帅道:“那也比我强,我就靠你了。”

鸿鹄笑道:“既然如此,你就老老实实跟姐姐走吧。”

孟帅和鸿鹄按照小鸿的指点前进,突然脚下一软,踩到了什么东西,就听旁边一阵咯咯咯的鸣叫,就知道踩到其他禽鸟的脚爪,被它了。只能停下,伸手一摸,前面一簇簇都是羽毛,各色鸟雀占满了地方,不容他们这些后来者往前挤了,稍一移动,便有各种鸟叫。两人站在丛中,不一会儿后面也有羽毛团凑上,显然后来者又围了一层,心中略感荒谬,就好像自己去挤什么大庙会般熙熙攘攘,不过这是鸟国的庙会。

从自己的感受来看,周遭的鸟类被火山底下的要大上许多。这倒是印证了孟帅“黑暗多猛禽”的猜测,然而他还是不解,在黑暗中走了几日几夜,他可是一只活物都没看见,所以这些大鸟之前藏在哪儿呢?

因为什么也看不见,孟帅也不知道这些鸟儿聚集的中心有什么,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只能静静地等着。

突然,周围的杂音一瞬间消失了。

若不是周遭乱哄哄的羽毛还在,他都要以为这成千上万的鸟雀一起消失了,因为他简直不能想象,这么多鸟雀竟能同时安静。

紧接着,众鸟一起发出了鸣叫,千鸟鸣叫,合为一声,震耳欲聋。

这种千鸟齐鸣的声音,孟帅也在火山下听过,但这一次又不同,这回的鸟鸣,从音质上更加雄浑,比上次低了一个八度,而且并非一成不变,竟有些抑扬顿挫。

莫非是……

鸿鹄张口,道:“它们在……”然而说了一句,被鸟叫声掩盖,她自己也听不见了。无奈之下,只得用精神力传音,哪知精神力在此时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竟传不出去,一时间成了哑巴,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孟帅的声音传过来,道:“它们在唱歌?”

鸿鹄点头,又想孟帅看不见,情急之下,拉过孟帅的手,在他手心写了三个字“祭祀歌”。

孟帅觉得她手指冰凉,反手握住她的手掌,又觉得手掌也是凉的,粘粘的都是汗水,知道她紧张,传音道:“放心,有我呢。”

等了一会儿,不见鸿鹄回答,孟帅恍然,恐怕她不能传音,毕竟此地除了他这种精神力强横异常的,其他人都受到限制,传音道:“你试试束音成线。”

鸿鹄恍然,还有这一招。束音成线是用真气把声音束成一线,传到特定的人耳中,算是门技巧。不过那是后天武者的手段,声音出唇,便容易被听见,远不及直接精神力传音来的方便隐秘,因此到了先天便可弃之不用。她也好久没用过,以至于差点忘了。

她传音道:“它们在唱祭祀的歌曲,唱完了,就该祭祀了。”

孟帅回道:“现在动手么?”

鸿鹄无奈道:“怎么动手?人在哪里?”

孟帅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一声尖叫,道:“滚开,扁毛畜生。”

这一声两人都听得明白,不是青鸾是谁?

孟帅心道:她倒是还中气十足,看来没吃什么苦头,真是遗憾。

不管怎么说,这一声倒是为两人解决了一个难题,就是知道了青鸾的位置。

从声音判断,青鸾和他们的直线距离不远,也就是十余丈。但这中间至少堆叠了几百只各种禽鸟,说不定还有其他东西阻碍,要过去可是不容易。

孟帅正要和鸿鹄商量,怎么发大招推开群鸟,就听到有人道:“小姐,稍安勿躁。”

人声!

孟帅和鸿鹄都惊住了,没想到在这里竟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就好像把骆驼扔在羊群里一样不和谐。且竟然还是陌生的声音,这证明,在这黑暗的深渊中,除了他们,竟还有其他人。

是什么人?听起来是个男子声音,年纪应该不大。

虽然短短一句话,但孟帅觉得,此人定然不是和青鸾一起并列的祭品,因为他的语气听来那么悠闲,有一丝散漫的意味。

说起来,青鸾正常的声音也是透着几分慵懒的。倘若两人平时相处,听起来像一种人,不过现在青鸾的声音却激动的多。

就听青鸾再次重复道:“滚开,扁毛畜生。”

那人微笑道“小姐,你弄错了,我是人。”

青鸾冷笑道:“畜生身边自然也是畜生了,你也配叫人?给我滚开。”

那人声音阴冷下来,道:“很好。我和畜生混在一起,你就说我是畜生,一会儿你就要和吾神合为一体,那你是什么?”

青鸾道:“那我也是神。永远比你这卑贱的畜生强上百倍。”

那人的声音反而熄了火气,懒洋洋道:“好,你是神,你说了算。阿周,把这位将来的神扶到祭坛上去。”

就听咚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坠地的声音,青鸾再次叫道:“拿开你的脏手。”

对方那个叫阿周的并没有出声,反而是先前那人悠悠道:“阿周,你不妨对这位小姐温柔一点儿。她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就听一声闷哼,听不出来是谁在出声,接着陷入了沉默。

孟帅挤在鸟群中。心情很是压抑。就听小鸿传过来声音,道:“我感觉很不好。”

孟帅点点头,道:“氛围太差了。”

老实说,倘若这里只有鸟,青鸾是被神鸟吃了,他并不会觉得怎样,弱肉强食,这也是法则的一种,毕竟是青鸾自己找死在先。但一旦掺杂了人类,那性质就全变了。变得阴暗阴损,充满“邪-教”的气氛,弥漫着罪恶与*。

这让他突然第一次真心实意想要把青鸾救出来,因为比起青鸾,刚刚那个人更让他恶心。可以说这种人是他最恶心的一种。

就听咚的一声,似乎是放置东西的声音。孟帅心中一动,倘若那就是青鸾被扔在祭坛上的声音,那么他就知道了祭坛的位置。

他捏了捏鸿鹄的手,传音道:“你先撤。”

鸿鹄断然道:“那怎么行?”

孟帅道:“听着,我已经有了个计划。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我打算用瞬移,一瞬间移动到祭坛中心,抢过青鸾就跑。这需要出其不意,我越轻便越好,你不会瞬移,到时候反而为难,不如先离开。”

鸿鹄这才允可,道:“那怎样汇合?”

孟帅道:“我给你联络用的封印器,到时候我们再汇合。对了,那根凤凰的羽毛在不在?”

鸿鹄道:“有。我拿给你。”说着也不问缘故,连着戒指一起取下,递给孟帅。

孟帅接过。捏在手心里,他要考虑的,是一会儿离开遭受追击的脱身方法。那个人暂时不考虑,关键在这么多鸟,铺天盖地冲过来,够他喝一壶的。

他想要一个护身的,让这些禽鸟有所顾忌,那羽毛是凤凰的褪羽,或有用处。实在不行,还有老灰在黑土世界留下的几撮毛。只是那些毛卖相不佳,不知有用没有。

把东西交割完毕,拿了联络用的封印器,鸿鹄按照约定,往外退去。只是这里全是鸟,道路不通,又怕惊动了它们,引起骚乱,退出的过程就很慢。

孟帅静静地等着,要等小鸿退到安全地方才动手,只听得台上有人大声叫道:“有请神鸟!”

湖湘中医肿瘤医院
晋城市第二人民医院
甘肃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潍坊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南昌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