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圣皇 第两百四十三章 银甲蛟

2020-01-14 18:3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皇 第两百四十三章 银甲蛟

叶辰摇了摇头,目前古生物与原始生物尚在血战,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等人所在的位置,倘若寒清雪她们前來,有可能会遭受到古生物与原始生物共同的攻击。

“看來那湖泊多半就是这片地域的中心,否则不会有原始生物和古生物血拼,他们肯定是在争夺湖泊中央那座岛屿的控制权。”距离祭坛近的山峰山,一身黑色战甲,魔性十足的血魔重楼立身其上,犀利的眸光盯着湖泊中央的岛屿,随后又看向战场。

“不管是古生物还是原始生物,他们都非常强大,凭借你我任何一人的力量恐怕很难在他们面前占到便宜。”另一座山峰上,乱古尘仍旧是一袭青衫,浓密的黑发在浓重飞舞,面色冷峻。

“所以我们联手才是好的选择,只要我们联手便有把握从古生物与原始生物的面前抢夺到想要的东西。”血魔重楼声音冷漠,说话的时候转头看向乱古尘。

“我也正有此意,只可惜叶兄沒有在此,否则我们三人联手,面对任何困难都不是问題。”乱古尘的眼神有些复杂,提到叶辰的时候,他有种面前出现一座法跨越的大山的错觉。

“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强吗,我看未必吧,即便是比我们强上些许,但也应该不会太多,此间事了,日后相遇,我血魔重楼还真想会会他,看看到到底有什么手段让你如此佩服。”

“你不是他的对手,不管是实力还是气度,你都比不过他。”乱古尘淡淡地说道,也不管血魔重楼听了会不会刺耳,但他就是想说出自己要说的话。

出人意料的是血魔重楼并沒有动怒,听到乱古尘这样说,他表情得非常得平静,看着远方天际,冷漠地说道:“此人的确很强,虽然未曾交手,但仅凭那次擦肩而过,便能肯定他是我此生见过的可怕的同代修者。”

“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与他敌对,相信以他的性格和为人定不会主动与你发生冲突,当然如果你要去挑衅他,结果可以预见。”

“乱古尘,你是小看我血魔重楼吗,他虽强,但我血魔重楼也自诩天骄,这么多年來同阶未尝一败。”血魔重楼终究是心高气傲,听到这样的话颇有有些不满,眼眸中闪烁两道血光。

“哈哈哈。”乱古尘笑了起來,在血魔重楼不解的眼神中说道:“重楼道友认为我乱古尘会不会看不起自己,事实就是如此,我们这般修者虽然必须拥有自信,但也应该认清现实,不如人就是不如人,即便是心中不服也改变不了事实。我曾亲眼见他出过手,所以我自认不是他的对手,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而你血魔重楼虽然未尝一败,但你我若是一战,胜算也是五五之数。”

“你越这样说,我倒是越感兴趣了。”

血魔重楼充满了战意,傲骨魔躯如标枪般挺得笔直。

“将來你若遇到叶兄,与他切磋一番倒也妨,届时你便知道自己与他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若是有机会不如请我做个见证,也好目睹叶兄与重楼道友的神姿。”

“轰,,”

就在乱古尘与血魔重楼交谈的时候,湖泊内突然发生了巨变,原本波光粼粼风平浪静的湖面突然掀起滔天巨浪,湖水炸上了天际,而后如瀑布般坠落下來,将岸边方圆数千枚的大地都浇湿了。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浪涛千重的湖面,包括正在激烈厮杀的古生物与原始生物,他们双双罢战,速分开,并且向着后方暴退。

就在众人族修者不明白古生物与原始生物为何会突然暴退的时候,波涛汹涌的湖面中突然溢出恐怖的气机,一道巨大的身影在湖泊中游动,搅动巨浪。

由于相距太远且处于湖水中,众人沒有看清楚在里面游动的到底是什么生物,就在众人各自猜测的时候,一颗恐怖的头颅从湖泊中探了出來。

“龙。”

“不对。这不是龙头,像是蛟头。”

……

众强者惊呼阵阵,看着那颗恐怖的头颅,心中直发悚。

“吭,,”

湖泊中探出头颅的生物仰天长啸,其音近乎龙吟,然而他并不是真正的龙,而是修炼到极高境界的蛟,头顶上已经要生出两只龙角,也就意味着他要化形为龙了。

“竟然是即将化为龙的银甲蛟。

有古生物强者认出了湖水中的生物,并且看出了其來历,不禁感到心惊胆颤,脸色都有些发白。

“这门这些可恶的家伙,竟然赶來这里打扰本尊,真真是该死至极。”银甲蛟龙的眼中充满了怒火,他的身体逐渐离开了湖水,前半截身躯直立而起,高达数百丈,这还只是整个身躯的一半而已,难以相信其蛟躯到底有多长。

“嗡,,”

银甲蛟龙突然摆动蛟尾横扫八方,旺盛的血气恐怖滔天,凝聚成一条光尾将数千米的长空都崩裂了,几十个古生物强者退避不及,身躯当场爆裂,连惨叫都來不及发出便化为了肉泥。

“蹬蹬蹬。”

众强者面色巨变,都忍不住退步,银甲蛟龙的威势太强了,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这可不是普通的蛟龙,银甲蛟龙算是蛟中王者,其银甲坚固不朽,可以抵挡强大的攻击,很难对其肉身造成伤害。重要的是,这条银甲蛟龙已经修炼到了要化形成龙的地步,这说明其境界已达仙尊九重天巅峰,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你们这些各种族的生物,还有人族修者,立刻给本尊离开这里,休要再踏入半步,否则顷刻之间定教尔等飞灰湮灭。”银甲蛟龙半截身子直击在湖泊中,双眸中透射出慑人的光芒,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十方,旺盛的血气生机压得某些修为低下的古生物胸闷气喘,难以呼吸。

古生物强者们与原始生物缓缓后退,在距离湖岸万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他们并沒有选择离去,即便是银甲蛟龙强大到可怕,但是也抵挡不住他们要踏上湖泊中央那座岛屿的决心。

人族的修者们也沒有移动脚步,他们本身就距离湖泊很远,有着数十里的距离,前面有古生物与原始生物挡住,他们自然不会移动,只是静静地观看着事态如此发展。

谁都沒有想想到湖泊中竟然蛰伏着一条要蜕变成龙的银甲蛟,它挡住了所有人的脚步,谁都不敢踏上湖泊一步。

叶辰也感到有些意外,他和雨蝶等人隐藏在虚空中,看到银甲蛟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色。

“我虽然感觉到有强大的生物蛰伏在湖泊中,可是却沒有想到是即将蜕变成龙的银甲蛟,有着仙尊巅峰大圆满的肉身境界。”

“主人我们怎么办,”听到叶辰这样说,幽冥狼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不知道主人您是否有把握能与其肉身争锋,”

“不可能的,我的肉身虽强,但却不足以与拥有仙尊巅峰境界肉身的银甲蛟相比。”叶辰实话实说,让幽冥狼等一脸的失落,道:“这么说的话,我们是沒有办法登上那座岛屿了。如今这情况,就算是借用古生物与原始生物的力量也做不到,他们都一起上恐怕都不够银甲蛟塞牙缝的。”

“放心吧,我们有办法登上岛屿。”叶辰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虽然有银甲蛟出现在湖泊中挡住了去路,但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着急的样子:“不管是古生物还是原始生物,他们既然來了这里就不会放弃。届时肯定会有一部分攻击银甲蛟,吸引其注意力,另一部分则趁机冲上岛屿。”

“主人,您不是说祭坛上的阵纹被激活了,就算是在白日,湖泊中的杀阵也会动的吗,他们要是冲上去,恐怕不等银甲蛟出手就已经被阵纹绞杀成肉泥了。”

叶辰淡淡一笑:“他们并不知道湖泊中有杀阵,所以肯定会冲上去,为了让他们成功吸引银甲蛟的注意力,我们就得给他们制造必要得条件。”

“什么条件,”

“难道……”北冥小月的眼珠转了转,道:“莫非叶大哥要破解祭坛下面的阵纹,”

“还是小月了解我。”叶辰闪身消失在她们的面前,一路在虚空中潜行,很就到了祭坛边,以神念窥视祭坛下面的阵纹,查看其排列方式,而后再举步踏上祭坛,避开阵纹。

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在刻着隐藏杀阵的祭坛上从容迈步,换做他人早就激发阵纹被绞杀成肉泥了。

叶辰很就來到了祭坛中央开始研究杀阵,强大的神念窥视阵纹排列方式,并且在脑海中演化阵纹的破解方式。

一刻钟后,叶辰完看穿了祭坛下面的阵纹,所幸并不是至尊布下的阵,否则想要破解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催动血气,在虚空中刻下缕缕阵纹,而后凝聚成符篆,将其打入祭坛中央的大地中,隐藏在下面的阵眼立时就被压制了,紧接着移动了位置,所有与湖泊相连的阵纹都沉寂了下去。

这个时候,所有修者的目光都在湖泊中银甲蛟与中央的岛屿上,叶辰破解了祭坛下面的杀阵后,趁着众强者不注意,悄声息将死在祭坛中的古生物与原始生物的精血抽取出來,装入洞天中。

这些精血可是不错的资源,对于叶辰自己來说肯定是用不着,可是对于天庭的弟子们來说却有着奇效,是淬炼肉身的好资源。

叶辰抽取的只是精血,是从血液中提炼出來的精华,所以那些古生物与原始生物的尸体并沒有发生明显的变化,也就沒有被任何修者发现。

不多时,叶辰将所有生物尸体中的精血都抽取了个干净,随后悄悄回到雨蝶和北冥小月的身边。

“你们这些贪婪的家伙,本尊已经给你们机会了,你们还不离去,难道想让本尊将你们部镇杀成血泥吗,”

银甲蛟的瞳孔是菱形的,说话的时候冷光爆射,吓得许多的修者身躯颤抖,蹬蹬退步,但是也有些修者看出了端倪,尤其是古生物中的那些领头者。

“哼。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根本不能离开湖泊,所以才会以言语恐吓我们,想让我们感到害怕而自动离去,事实上我们若不离去,你也拿我们沒有丝毫办法。”

“可笑的家伙。你们真以为本尊不能离开这个湖泊吗,”银甲蛟的声音变得冰冷,眼眸非常冷酷,并向湖岸边缓缓游动而來:“你们现在离开还來得及,本尊不想杀戮过多,倘若依旧不知死活,等本尊上岸,你们都别想活着离开。”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荆州市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新青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治疗的权威医院
遵义哪些医院治癫痫病
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