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逆三国转 一八二——愤怒

2019-10-13 00:1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三国转 一八二——愤怒

“踏上这块场地,就不能有这样的怜悯之心。对方可是敌人,就算是个小孩子,也不能区别对待。”

梅纳已经站了起来,周瑜膝盖上的伤势引起了他格外的注意。

“多久了?”

“快五分钟了吧。”

梅纳问了蔡一个旁人不能猜测出大概的问题。

“差不多要开始崩盘了,如果周瑜要做我的手下,我肯定第一时间就把他淘汰。”

小乔气呼呼地跑到梅纳的身前。

“怎么了?小美女,觉得你的丈夫没用,来跟随新的主人了吗?”

“简直**。”

鲁肃虽然听不到这么远梅纳在对小乔说着什么,不过通过读心术很快就看到了梅纳心中所想。

小乔并没有如同鲁肃预料那般一巴掌打向梅纳。

“你好像本事这么大的样子,怎么就不上去帮一下忙?”

梅纳本来都已经准备接一下对方的“如来神掌”了,不料小乔不按常理出牌,于是自己被这句话给问倒了。

“他是很想,不过他现在也无能为力。”

“喂,老头,你在旁边帮我瞎解释什么呢!”

对这句话,梅纳倒是及时反应过来了。

“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切,没错,老头!”

孔明并不知道这两个人谈话的真意,但是他注意到场上的周瑜突然一脸痛苦,捂着膝盖蹲了下来。

“啊,你们在说这个吗?这么说,那才的那一咬……”

孔明及时反应了过来。

“所以我说,战场上不能有怜悯之心。对方是小孩子又怎么样?难道一个小个子站你面前,你就不该再出手了吗?”

“只可惜,刚才公瑾错过了杀掉对方的最佳时机,这个小孩子,看来对速度很是在行呢,他的高速移动……”

蔡布满血丝的眼睛骨溜溜地转动着。

“我可是捕捉不到啊。”

“别说你了,我也很是勉强。”

梅纳少有地夸赞起人来,而且还是自己的敌人。

“你们这么说,莫非公瑾他?”

小乔担心地转过身去,看着周瑜痛苦地捂着膝盖,她仿佛瞅见了一个黑影正在向他的爱人靠近,手中的镰刀随时随地都能砍下周瑜的头颅。

“不行啦!!!”

蕾波利斯抱头痛哭,一下子趴在萨特的尸体上陷入了无限的绝望之中。

“我没办法,没办法将你救活……”

这个情景也倒很是和周瑜的险境吻合。

——我难道就没能像孔明那样的神奇能力吗?

周瑜临时想起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是他的脑海中空空如也,一点奇思异想也没有。

“孔明,你是怎么会有这种特殊的才能的?至少,你在让它呈现在世人面前之时,你又是怎么知道它是以这种方式展现的呢?”

“这个脑海中自然而然就被植入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别人和你说了一句悄悄话,给你下达了指示那般。”

周瑜想起了比赛前一晚孔明对自己说的话,可是孔明口中的这番描述她却完全没有遇到。

“还不帮忙吗?梅纳!”

“老头子,不是我不想帮忙,只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我和周瑜的对话。”

“这玩意也得让你开第六层境界才能解决吗?”

“我想是的吧,所以我没办法传递给周瑜更多的信息了。”

“受死吧!!!”

速水露出了自己的行踪,手中的短剑距离周瑜的咽喉已经不远。

“扑哧”一声,鲜血溅洒出来,周瑜捂着自己的脖颈,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

“早点让我杀死不就没这么多痛苦了吗,大哥哥?”

“给我……给我……一个痛快……”

周瑜喘着粗气,费劲地抬起右手,希望速水给他个痛快。

“好啊,大哥哥,速水对于这个命令是最喜欢了。”

——就这么这么,慢慢地……

周瑜努力掩饰着背后的真相,期待着速水靠近自己的那一刻。

“别过去!!!”

贾敏大吼一声,震得速水原地跳了起来,连怎么迈脚步都不会了。

“看不出这是对方诱骗你过去的招数吗,蠢才!”

“我错了,贾敏大人。”

速水强忍着泪水,每次被贾敏责骂,他都会被一种无形的气场压垮自己的情绪。

“可惜了,可惜。”

孔明连连叹气,梅纳也只是摇了摇头,为这个唯一的胜机错过而扼腕叹息。

“竟然敢欺骗我,这一次,我要一刀结果了你的性命!”

速水的身姿又一次消失了,周瑜捂着自己脖颈的伤痕,膝盖的伤痛却让他无法再站起来。

“到此为止了吗,至少也在死前让我……弹奏一曲吧!”

他平躺在地上,手中的宝剑“哐啷”一声落到了地上,然后以空气作为自己的抚琴,竟然就这么自我想象地开始弹奏起来。

“看来要歪打正着了!”

梅纳突然情绪一阵亢奋,然后又躺下开始休息了。

神奇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周瑜身边的宝剑闪现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然后它逐渐在这股亮光中改变了形状,变成了周瑜的爱琴。

“这个是……”

周瑜起身,双手触碰到了真正的琴弦。

“恭喜你,我不用出马给你解释了。去结束这场战斗吧,公瑾!”

周瑜开始如入无人地弹奏起真正的乐曲,贾敏的头发也被绷得很直,并不是被优美的旋律感染,而是自己预感到了非常不妙的前景。

——我的膝盖,好了?

周瑜盘坐起来,自己身上的伤势也在奇迹般地恢复过来。

——然后,我的敌人……

渐渐地,随着旋律的深入,那个本该不被人察觉到的高速奔跑的身姿,也减缓了速度,被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注意到了。

“啊,那小孩的身姿出现了呀!”

“所以我说结束了。这个孩子除了高速移动和那一口棒棒的口牙之外,就没其他什么得意的技术了。”

蔡和梅纳宣布了又一场比赛的终曲,速水晃晃悠悠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两眼无神地倒在了场地中央。

“结果他!!”

孔明说得倒是轻松,轮到自己上场时的那种于心不忍完全被他忘却了。

“不必不必

,已经快结束了,公瑾,不用这么血腥地结束敌人的性命,也一定是你所期望的吧。”

蔡欢欣鼓舞地点了点头。

“赛点了!”

梅纳心里很清楚,一旦到了赛点,结束了这场比赛,自己就要和贾敏决一胜负了。

“曲终人散!”

周瑜做出了一个非常潇洒的结尾动作,在最后一个音符震颤在大气中环绕的那一刻,速水的身体就好像刚才高速移动那般,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决战时刻到了!”

贾敏一怒之下踢翻了自己的椅子,一旁的匍匐马上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真是笑话,我手下的九星,竟然会被你们这些凡人击败!”

“是你选人的眼光太差了,贾敏!”

梅纳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挑衅的绝佳时机。

“废话少说,派上你们第四场的选手吧!”

“在此之前,我可要提醒你,下一场比赛我们赢了的话,就已经宣告我们的胜利了。”

“哈哈哈!有本事你赢赢看啊,蠢货!哦,我说?”

已经有人提前上了比赛场地。

“看来你们的选手已经决定好了嘛。”

“这个笨蛋,你没看好他吗?老头子!”

梅纳责怪着蔡,其实心里也在为自己一时的疏忽感到愤怒。

“让那个畜生下来!”

站在场地上的正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弗莱德,他好不容易被梅纳阻止没有在第三场比赛上场,结果还是钻到了空子,在第四场比赛中擅自出战。

“不好意思,他已经上过场了,你的对手是他。”

一个面向十分怪异的瘦子慢慢走了上来,近距离一看,原来面相怪异之处是在于他左右半张脸竟然是一黑一白。

“在下阴阳,阁下大名?”

弗莱德并不答话,直接挥动手中的拳头,阴阳并不躲闪,直接吃下了一记波动拳,躺倒在地,再也不动弹了。

“上来直接就用深红色的波动,哈哈,小子你不要紧吧?”

贾敏早已窥视过了弗莱德的癹,深知里面威力等级的奥妙。深红色的波动是仅次于血红色的第二等级,看来弗莱德真的是被愤怒灌注,恨不得看到一个对手就用自己的波动拳打得粉碎。

“喂,阴阳,你也不要装蒜了,这种程度的进攻,怎么可能让你爬不起呢?”

“什么?”

弗莱德本想一发搞定,既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又可以一泄心中的愤怒,他丝毫没想过,如果有人承受了自己那么一记深红色的波动还能若无其事地爬起来,他接下来的对策又能如何?

“贾敏大人,我也想玩玩装死,不好意思,入戏太深了。”

阴阳起身,朝着贾敏所在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那么……这位同志,你不肯告诉我名字不要紧,不过请拿出你最大的本事来对付我。”

说完,阴阳又朝着弗莱德深深鞠了一躬。

“装模做样!”

“这个白痴!”

梅纳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弗莱德,但是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么想知道我有多少本事,就用你自己的生命体会去吧!”

弗莱德开始聚合自己身上所有的噐,血红色的波动距离弹射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北京华博医院在那条路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出诊表
北京华博医院在那个位置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线专家
北京华博医院在那个地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