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剑巫纪 第210章 沃金(第四更)

2020-01-14 10:4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巫纪 第210章 沃金(第四更)

“火岩叶片!”

爱尔莎解释道:“我先前跟你们说过,我有一种特殊方法可以‘替换’同类的术士血脉,却需要怨魂火种作为仪式的主材——现在,我已经有了怨魂火种这件主材。”

“不过,我那个特殊方法不是百分百的成功率,有一定失败的可能性,除非........”

亚伦眉毛一挑,接过话头道:“除非,往里面加入‘火岩叶片’这种辅助材料,可以提升仪式的成功概率?”

爱尔莎点头:“对,所以我很需要火岩叶片——它可以增加我晋升成功的概率。”

说完,爱尔莎重新看向了亚当斯,露出了一个十分残忍的笑容,骇得后者不寒而栗..........

一番折磨过后,在爱尔莎的各种手段,以及亚伦和阿娜丝塔的‘助攻’之下,亚当斯没有抗住酷刑的折磨,将一切都交代了出来。

期间,亚伦根据对方话语中的各种细节,判断了一番,确认对方的真话可能性很大,这才选择‘放过’了对方——

噗呲~!

亚伦一剑结束了对方的性命,而爱尔莎与阿娜丝塔对此习以为常了,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仿佛亚伦只是做了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然后,亚伦与爱尔莎交谈了起来——

“按照亚当斯所言........”

亚伦沉声道:“水晶绿玫的产地在于霍尔领地内,一个他们新发掘的矿洞·沃金矿洞,那个地方距离这里很近,大概是一天左右的路程。”

说完,亚伦抖去了剑上的血迹,迈步走到了一堆巫材前面,小心翼翼取出了巫材里的水晶绿玫,收入了自己的纳物袋中。

一共有三朵水晶绿玫,可以供亚伦调配三份‘蝶梦药剂’——

当初在魔镜庄园内,亚伦获得的蝶梦纹花份量很足,可以调配七份以上的蝶梦药剂。

唯一所缺的,就是水晶绿玫这件辅材了。

爱尔莎看着亚伦一番行动,却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因为她并不需要水晶绿玫,哪怕亚伦把整个巫材堆都收走,只要他将怨魂火种留下来,爱尔莎都可以接受。

只见,爱尔莎沉声道:“对,沃金矿洞临近雾蓝镇,距离此处大概一天左右的路程.........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干一票?”

阿娜丝塔闻言,将目光转投到了亚伦的身上,明显是将决定权交给了亚伦,做出了一副听话宝宝的可爱模样。

亚伦沉思了一下,考虑到自己仅仅收集了三朵水晶绿玫,只能制作出三瓶蝶梦药剂。

而蝶梦药剂属于相当高级的上古药剂,抗药性的产生比较慢——

换言之,亚伦至少可以喝下五瓶以上的蝶梦药剂,身体才会出现‘药剂失效’的抗性状态。

如此看来,仅仅三瓶的蝶梦药剂,绝对无法满足亚伦的需求。

况且,这次事情由爱尔莎去打先锋,她肯定比亚伦更加急切,盼望着早一点席卷了那个沃金矿洞,拿到东西进行晋升仪式。

即有好处,又有一个免费帮手的事情,亚伦何乐而不为?

“好,我答应你。”

亚伦答应了爱尔莎的提议,同时他也申明道:“不过我得先做一些准备,这样吧,我们三天以后..........”

爱尔莎听完亚伦的解释,同意道:“行,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正好我也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你们可以先去雾蓝镇等我。”

“不过你得抓紧时间——霍尔和亚当斯死掉的消息,应该瞒不了几天,我怕迟则生变。”

亚伦摇了摇头:“放心吧,三天时间,其他人顶多以为霍尔失踪了,还不会判定他真的死了,我们可以利用这一段时间差,收拾了那个沃金矿洞。”

“再说了,一个沃金矿场能有什么守护力量?连他们的领主都死在这里了,估计随便去一个巫徒,就能搞定这一件事。”

爱尔莎闻言,不由轻轻点头,算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

也对,毕竟霍尔和亚当斯都死在了这里,估计他们也没有什么防守力量了,爱尔莎叫上亚伦,也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好了,那我们暂时就此别过吧,别忘记用精神印记保持联系。”

爱尔莎取出了自己的巫术书,与亚伦互相交换了精神印记以后,收起了地上的其他巫术材料,然后挥手告别,转身没入了森林内。

一眨眼,爱尔莎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了。

果然,血脉术士不止是巫术能力上强了一些,连身体素质也要比普通巫徒强上一截。

怪不得,有许多人选择铤而走险,冒着自绝前程的风险,走上了血脉术士之路。

当然,亚伦永远不会去做这种事情——他可不喜欢往自己脖子上套枷锁。

接下来,亚伦随手释放出了一道巫术,将霍尔与亚当斯的尸体彻底毁灭,避免了被人发现霍尔死亡的事实——至少,保证三天以内没有人知晓。

“走吧,我们先去雾蓝镇找个地方落脚。”

亚伦招呼了一声,转身走回了森林内的马车上。

于是,阿娜丝塔自觉地驾上了马车,当起了‘女司机’一职——

毕竟,这一带环境只有阿娜丝塔比较熟悉,如果让亚伦来驾车的话,鬼知道他会把马车开到什么地方去。

“驾~!”

伴随着一声鞭鸣,马车前的角马嘶鸣了一声,拖着马车朝远方驶去..........

............

雾蓝镇

某个旅馆房间内

一张大桌前,亚伦小心翼翼地,将一枚凝固液体丢入了玻璃容器内,伴随着一道‘噗呲’声,玻璃容器内部的透明液体被染成了一片绚丽色彩。

亚伦举起了玻璃容器,仔细注视着容器内部——

这一份溶液正在不断变换着颜色,先是从红色渐渐到紫色,深化成了黑色,又重新变为淡黄色,再次重新染红.........

周而复始,宛如一条无限重复的梦比乌斯之环。

“这就是蝶梦药剂了,倒是挺好喝的样子..........”

亚伦大概是想到了什么糟糕回忆,忍不住自语了一句,然后他一仰头,将整瓶蝶梦药剂直接灌了下去!

噼里啪啦...........

下一刻,亚伦体内的精神力便陷入了一场剧烈暴动!

新密市矿区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五矿邯邢职工总医院怎么样
东莞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徐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