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流浪的英雄 第725节 又是一个新体验啦

2020-01-14 18:5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的英雄 第725节 又是一个新体验啦

安德菲尔的懒惰蓝多酒馆里,我正在拿着一杯朗姆酒兑柠檬汁小口的喝着,

我们大家都开始各自放松,汉特去了另一家酒馆,,这么说吧,不太适合我去,因为米娅会杀死我,然后把我复活再杀死,重复个几千遍,阿加雷斯留在家里与自己的妻子共度美好时光,他们少见的去逛街了呢,拉邦则和里奇在凡德尔家看家,因为科瑞特和红额头也离开去了城中的大歌剧院表演,米娅与维罗妮卡还有老范与蒂莉亚结伴去看他们的表演,奈...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呢,最近他一反懒洋洋如同一只真的猫总是打盹的常态,经常失踪,然后又蹑手蹑脚的回來,

嘛,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呆着也不错,也许我还能交几个新朋友呢......我发现我的朋友虽然不少,但是沒几个是正常认识的,是吧,像普通人一样在酒馆里遇到一个谈得來的人然后成为朋友,也应该是个不错的新体验,而如果对方不会战斗或者其他的特技什么的,只是个做正当工作的普通人的话,那就一举两得,又是一个新体验啦,

然而我坐了半天之后,开始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在不普通的场合下认识朋友,因为...怎么做啊,别人都是怎么做的,难道就直接上去搭讪吗,...不会被认为是取向有些许偏差的人么,

再又是半天之后,我已经喝完了一大杯朗姆酒,所以现在我开始期望突然有一伙拿着猎枪整齐划一的军队冲进來,然后突突突的开始扫射,这样我就能救下整个酒馆里的人,然后顺理成章的得到他们的掌声与欢呼,最后成功的交到几个普通朋友...........啊啊啊这样一点也不普通而且就算是对我们來说也不太可能发生啦,

算了,我究竟在想什么,反正我的朋友已经足够多足够好了,我才不需要什么新朋友,,

就当我准备起身离开,也许去剧院看科瑞特的表演的时候,正好撞到了一个人,

“啊,抱歉,”

“沒什么...嘿,老兄,你穿那么多,不热吗,”

我眨了眨眼,啊,中部大陆的南部在五月份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很热了,而我还穿着黑色的风衣,的确有些显眼,

所以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啊哈、哈,我不那么怕热,”

也总不能说其实我的确感觉有些热不过只是还不想这么快告别帅气的风衣吧,咳咳,

“噢,原來如此,我可是怕热怕的不行啊,穿多一点的话,回到我都不用洗衣服了,哈哈~”

我跟着笑了起來,,啊,沒有什么笑点的笑话,这难道就是正常的谈话,,我观察起眼前的这个男人來,他大概二十多岁,很胖,让他的五官都有些挤在一起了,但是却也让他看上去很有趣,穿着一般人们用來做内衬的丝绸白衬衫和一条单裤,看來他真的挺怕热的,

很普通诶,很普通,

于是我沒有站起來,反而向酒保又要了一杯酒,这一次是比较淡的甜酒,而就当我准备也说几句话继续话題,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又继续说:

“甜酒,最好别喝太多啊,这玩意不知道加了多少炼金废料做的甜味剂呢,,呃,酒保沒听见我在说什么吧,”

看起來他是个爱说话的人,简直完美,因为我可不知道怎样去进行普通的闲谈,

“我猜沒有,不过一会你可以从你的酒上面有沒有不明漂浮物判断出來,”所以我尝试着让自己有趣一点,

他愣了愣,然后咯咯的笑了起來,笑的几乎喘不过气來:“噢,老兄你可真是搞笑,”

等笑完了,他就伸出手说:“泰德,”

“...弗斯特,”不知为何,我在握住他的手的时候,说了之前用过的假名,,可能是因为我不想毁了这一段普通的友情吧,

而就在这时候,酒馆里的矮人吟游诗人弹唱了起來...不过沒有那么巧是关于我的诗歌,但是也大概算是很巧,那是关于老范的赞颂歌,描述他如何把北部大陆的工匠矮人们到一起,成为血怒矮人王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几乎所有的同伴们都有自己的赞颂歌了呢,最少一两首,老范的则几乎和我的一样多,他别提多开心啦,

听着诗歌的泰德要了杯啤酒,然后一口气喝了一半发出了感慨:“你说要是也能有人写首诗称赞我该有多好,是吧,”

“嗯,那感觉一定很好,”

“你是做什么的,我在城里的文献馆整理文献,”顿了顿,泰德又叹了口气:“老兄,那工作让我简直想把文献馆一把火烧了,”

“我...做过守卫,”这可不是假话,‘弗斯特’在百货商城当过守卫呢,

“那肯定比我的工作有趣...嘿,你遇到过真的需要使用武器的时候不,”

“......我只能说,肯定比你想象中要多,”

“哇哇~听上去太刺激了,”

我笑着耸了耸肩,这种并不是十分有意义的谈话其实也蛮有趣的诶,

之后我们又随便聊了几句,完全沒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可是我得承认我还挺喜欢这种闲聊的感觉的,不是说我之前沒有闲聊过啦,只不过我可从來沒有聊过酒馆里的酒里加了甜味剂或者这个酒馆里沒有女侍者居然还能继续营业的话題,

而当天黑下來的时候,我居然都沒意识到,还是泰德突然一拍脑袋:“哎哟,我快赶不上回家吃饭了,我老婆肯定得盘问我是不是又去......老兄,我说,不如你去我家吃饭吧,顺带帮我解释解释我去哪了,”

噢噢,去刚认识的朋友家里吃饭,这可又是一个新的体验,

“呃,为什么不呢,”

当我和泰德走出去的时候,我完全沒注意到,,一般情况下我是会有警惕性的,,两个男人看着泰德的背影露出了阴森的笑容,而他们的腰部衣服有着匕首的轮廓,

在我们离开几分钟之后,他们也走出了酒馆,

大庆萨尔图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新郑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淮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安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西安权威男科医院
分享到: